大家留言我都看到了,精彩纷呈,^_^。其实不用我多讲啥,里面都有了,我一般用手机看,但手机回并不是很熟练,经常打错字,有些东西也不好这样简单一回,不足以诚,不如不回,请大家见谅。而且以后有了正经地方,我们慢慢讨论哈。不过大家貌似以这种交流方式已经各有所得,蛮好的了,以后能够互相回复想必会更有益处。^_^

这篇稍微有点长,讲完了之后,我们慢慢会在自留地里开始讲点交通之道的基础。一些来源,一些基本的原则。其实这是道士必学之事。道士无非内养冥通二事,所以这有学了这些,才能真正做法师,遇到事情才会有灵活的处理办法,而不是一律上来就弄个科仪,因为行走之时,你根本没有条件做啥科仪的,临时发生的事,必要决断非常才可以。那需要的就是精熟,需要就是根本的能力,而不是比划唱戏的水平啦。所以想当个合格的道士,有真正能办点事的道士,绝非易事。大小文武内外都得有点干的才成吧。^_^

前言

总有朋友问出马仙的问题。问我们怎么看,我写过一篇。但现在真正的出马仙并不多,大部分都是自己向往名利神通,或者念经练气功变得神叨叨的。对外宣称是出马的。其实并非真正的沟通。这些严格来说并不算我们眼里的出马仙。出马仙是清代出现的一种叫法。但是这种现象,从有人类开始就存在了。也就是所谓的萨满。萨满其实只是沟通,而以两者互补修行的历史在华夏流传也超过三千年了。也不是一般的萨满可以一语涵盖的。才是这个方式的来源。这点我们是有记载的。只不过不叫出马仙而已。

大仙儿巫婆神汉,这些民间的沟通者并不见得就比宗教人员差在哪里,我们一般不会因为不同面貌去低看他们一等。其中良莠不齐,不能一概而论的,有的真的是有修行,路数也颇正;有的简直是一锅粥,自己糊涂,仙儿也是糊涂的;有的就是神经了觉得自己有啥;有的就是纯粹的骗子。这几种很有可能出现在同一人的不同时间段内。往往以骗子告终居多。因为人心太贪。明显的大仙儿都走了,来的越来越差,最后就变成完全没有,靠算卦技术和江湖技巧谋生了。这真的就是两回事了。

正确平实地认识这种现象是修道人选修课吧。而态度自然不能一言以敝之,一棒子都打死,当然更不能追捧无极限。最起码要明白其中的道理。而人和异类的沟通的技巧心态是门学问。我们一般学到一定程度,修身有了基础就会逐渐涉及这类知识。有的还会带着去直接处理相关事务,以便更加直观的认识其中的门道。

这个世界无穷之广博,再和外界打交道时候,切记不可人本主义,事事自大,自以为是正,别人都是邪。很多种族根本不吃那一套的。所以要以礼相待,礼就是规矩,对强不卑,对弱不凌也。我们华夏文明是对这些了解最多,最深入的文明,所以没变成被人凌驾的神的子民,也没变成欺凌别人的野蛮货色。没有被征服,也没征服别人。全靠一个礼字,一种知止,一种度。

对于不同种族,你觉得对的,应该的,他们并不会这么想。如果没有真正学习过,会出各种误解,进而导致成问题。这也是总有一拨人以除魔卫道的名义总想着消灭谁。这种想法真的很幼稚,也很无知。这种想法要是常人也无所谓。但是对于沾着修道边上的是大忌。心魔就是这么来的,最后自己变成自己要消灭的东西。貌似英雄消灭魔王又变成魔王的路数啦。其实只要稍微学点周易,都懂得相错相综的道理。你和什么较劲,最后很有可能就代替他成为他啦。所以我们为而不争啦。

干这行难免会碰到些别人不常见的事情,我们虽然以学为基,但不等于忽略实践。历代前辈都比较注重收集各地的风俗和相关事迹,拿来分析给我们讲解。自己原来出去的时候经常会碰到同行,交流起来,那可是热闹到家哈。

这个故事是我师父当年给我讲的,具体是什么种族,其实徒弟不喜欢啥,惧怕啥,就用啥,稍微改下情节就好了。交接之道也能从里面体会一二吧。别太以自我为中心,但又不能失去主体性。这大概是我的忠告吧。

“你可答应了”(上)

一.搬家

某村里有一户木工,老头老太太带着一个二十左右的儿子。大半辈子都在这个村上过的。那个时代还算国泰民安,所以手艺人也算是生活富足。他们住在一个院子,其中有一个大仓房,是堆他们手艺活的地方,大仓房边上是一个小仓房是堆放家用财物的。老头老太太有点老了,决定搬家到镇上养老。这天晚上老头做梦,梦见一个灰衣人说:“这三天不方便,三天之后再搬吧”梦里老头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第二天和老太太一说,老太太说奇怪我也梦到了。他们是木工好歹懂点,一合计还是按照灰衣人说,隔三天再搬吧。也就和儿子说了。儿子也没说啥,三天就三天呗,也不着急,但是一琢磨,仓子东西多需要先整理下。所以带着两小工就去整理仓子,待到整理到小仓子的时候,看到一个坐底罗汉床,上面有两床很久没动过的棉被。就说先搬出来晒晒。结果一搬起来,发现下面都是刚生的小崽子,吓了一跳,手一滑。罗汉床重重落下来,全都砸死了。不过他们也没在意,在农村,谁没见过点这些啊。所以就继续收拾。

半夜老头又做梦了,梦见那个灰衣人穿了身白,怒气冲冲找他理论,“不是说好了三日再搬,为什么今天就动了?还砸死我好些子孙。”老头就吓醒了。白天找他儿子一问。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坏菜了。赶紧去村里找阴阳先生想办法。村里的阴阳先生一听他梦里答应人家了,就摇头说,“你都答应人家了。这事我办不了。那是你家共生草仙,你家能发财平安这么久,有他一家功劳,搬家的事你们又都说好,现在死了那么多他的子孙,很难一下化解。现在谁来都没用的。你这家估计也搬不了了。”果不其然,当天他已经谈好的新房子就出了问题,没法搬了。那么也只得取消搬家的计划。

老头一家就这么留在村里,只不过本来很殷实的家境慢慢中落,儿子也在做工的时候,断了手指。生意家境一天不如一天。终于破败到要变卖祖产才能过活了。这个房子就开始出兑。这时他的一个年轻同行找上门来,一番商议同意以很便宜的价格接手这个新房。老头可算松口气,好歹能离开了。但是心中憋了一口怨气。对于这个新的同行也没什么好心。隧又去找到村里的阴阳先生,问了个事。

二.入宅

老头急匆匆的就搬走了,但是新的木工却因为家中存货太多,迟迟没有搬进来。这样一天晚上他也梦到一个灰衣人说,这两天最好搬进来。不然就住不了了。木工一早醒来,心理一琢磨,原来传说中老木匠家里有“大仙”是真的。赶紧跑到宅子里,对着仓房说:“我家里东西太多,真的一时半会搬不过来,能否宽限几天?”晚上睡觉他又梦到灰衣人对他说:“你我两家还没通上气,你再不搬过来,屋子里都是我的子孙,你就住不了。明天就能搬。”木匠在梦里回应道”好吧,那我们不行把房子让给你得了。反正没花多少钱。“灰衣人说:”那也不成,我需要人气的帮助修炼,但是也不会亏待你们的。我的气息有助于你们招财。“第二天,木匠一想,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找人吧。就去村长家里,要求村里能不能找点帮手,结果村长很为难,和他说:”现在都在农忙,就这几天的时候不能耽误,你再等两天,着啥急。“

木匠很为难,跑回仓房说到:”真的搬不了,要不我明天叫媳妇在新家做顿饭吧。“然后急匆匆回家想早点上床睡觉哈。^_^。结果到家,发现媳妇下午打盹刚睡醒。迷迷糊糊和他说,刚才做梦梦见一个灰衣人和她说,叫她明天去新家里做饭。好吧,木工心说,这是真是方便啊,都通知好了。^_^。不过搬家怎么办啊?这天半夜,他们夫妻俩正在床上睡觉,就被外面仓房里的 悉悉索索的声音吵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木工披上衣服准备去看看是咋回事,结果房门就打开了半扇。。。。

“你可答应了”(上)

木匠推开半扇房门,身体一激灵,然后马上把门关上,对他老婆说:“没事没事,不要出去了,上床睡觉,啥也不要说,啥也不要问。睡觉,睡觉去。”

媳妇这下也彻底醒了,见自家汉子这么说,反倒是更加不安,也准备穿衣起床,结果一下子被木匠拦住道:“别惹事,躺回去。”他媳妇一机灵。看着老公这么严肃,本想再争究一番的言语咽回肚子里。回到床上小声的问:“闹马贼了?”木匠低声道:“天亮再说。”

这么一折腾,木匠的八岁睡在里屋的儿子反倒醒了,迷迷糊糊就要出去上厕所,木匠赶紧又起来拦住。可是这七八岁的小男孩最是不听话,俗话说的好,八九岁猪狗不带劲。所以硬要往外走,吓的木匠连忙把门锁上,然后呵斥道:”去厨房找个盆子上。“ 然后仍不放心,一边看着他儿子一边骂道:”赶紧上完滚回床上去,看到什么也不许说。哪都有你!”就在儿子低头上完,嘟嘟囔囔走出厨房时,木匠好似借着月光看到一个灰影爬在窗台上。还没等他仔细看,一晃眼就消失在窗外啦。

一夜难眠,仓房里的声音越来越大,除了儿子继续睡着了,夫妇俩一直听着这个热闹到了拂晓。等到鸡鸣,外面动静才彻底消失。俩人又等了一阵子,才穿衣起床去仓房看。虽然早有预料,结果看到原来满满当当的大仓子空空如也,他老婆还是失声叫出来,这就要哭,骂道,就是你拦着我,不然惊动邻居,这帮马贼也不会啥也不给我们留。木匠心知不是这么回事,和老婆说到:”你和我去新家,昨晚应该是有人帮我们搬家了。” 俩人匆匆忙忙来到新家,结果房子空空如也,再到厨房一看,米缸水缸确是满的。转过来再看仓房,大仓房里,整整齐齐码着所有的家具杂物,一样也不少。木匠心知是新家的草仙帮忙,赶紧和老婆说,去买肉买酒,做顿好的,一起摆在家里。老婆听罢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出门买菜去了。

3.门槛

木匠则推开另外的小仓房,发现里面没啥东西,就有一个新的罗汉床在墙角。搞笑的是,上面用米粒摆着两个大字:”别动。“ 木匠看了随口说了句,我能不能把米拿走?然后自嘲的笑笑,扭过头,就往外走,结果就听背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再回头一看,上面改成了:”可以!“^_^。木匠几乎笑出声来,心说,这家仙儿真是可爱哈。就在他把米装好的再次往外走时,木匠忽然觉得有人再说话,一下子愣住,恍惚之间貌似有灰影在角落里冲他说话,也就点点头:”谢谢帮忙。“说罢就往外走。这时耳边看似不清晰噪音突然清晰,木匠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到:”小心门槛“。还在寻思什么意思的时候,就踩到什么,一下子扑街在地上,脑袋磕在门槛。这下子磕的不轻。木匠似乎有点晕。就在地上昏昏沉沉的时候,貌似觉得一个灰衣人站在边上说:“你要挑个正式的日子把这个门槛挖开三尺。不然我们两家的气还是不通。”木匠听罢,仔细打量这个门槛,一看就是一个新的门槛。也是,谁会在家里仓房安这样的门槛啊。

当天木匠就去村里的阴阳先生哪里问换门槛的日子。这位先生赶紧阻拦说到,哪有随便换门槛的?千万不要换,木匠好说歹说,都不答应给他挑日子。木匠觉得其中有些蹊跷,就问阴阳先生。您是不是知道我们仓房门槛的事?阴阳先生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木匠心知有猫腻,就赶紧加料。直接拿出票子塞给他,并且情真意切的说到:”我们年轻不懂的事情很多,您老多费心多指点吧。“老先生见到也瞒不住,就叹了口气。那个门槛他确实知道,是老木匠走时求他指点时辰埋下的。你要想拆除需要等到明天X时。然后就再也不肯说什么了。

第二天木匠在这个时辰就开始挖门槛,果真在三尺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红布包,结果打开一看,是一截指骨。后来他才弄明白,原来老木匠一家不服气遭此背运,又觉得以太便宜的价格把房子卖给了小木匠,所以心生歹毒,问出这么一个法子,用自家儿子断掉的指骨方厌草仙一家和小木匠一家。就是为了出口气。当晚木匠就做了梦,灰衣人说到:“自此你我两家通气相连,共生互养。你家里既会平安,也会殷实。就是以后这间小仓房能不能留给我们。不要随意进出?”木匠心中高兴,也就是答应了。

这个解决了,小木匠一家就正式搬入新家。果不其然如灰衣人所说,买卖也是越来越好,家境也开始越来越殷实富裕。而木匠也嘱咐家人不要再进小仓房,这间屋子留给家仙儿了。也嘱咐他老婆年节朔望都要准备酒菜给送到仓房门口。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博山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