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大学,有位和我考到一个学校的高中好朋友,结果去了那边,别离思乡之情特重,哭鼻子,吃不下饭,各种不适应吧。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真的像小孩。我却完全没感觉。就是为了冬天没暖气睡在冰凉的被窝里做奋斗而已。^_^。大概能活下去,就是我的追求?不知道咋讲,反正当时特别不理解他们。


大学宿舍对门有个老乡是文艺青年,他们那个专业又是沾着艺术边的。所以他们总放好些“古怪”的音乐,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nirvana乐队的那首成名曲?貌似也是nirvana.很遗憾,我虽然有些想沾点文艺气息,可是就是觉得这个吵。后来听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大概就是知道这是种宣泄,总体来说还是无感。

二十四岁,始闻人声(二)waterfall还有个好朋友,是最早那批牛叉的动漫迷,跟着他听些久石让的。^_^。但也不能说很喜欢。就是闲来无事,消遣一下?大概是这种感觉吧。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宫崎骏的动画片才对。后来听一些我也说不上来是啥的,还是没有人声的,模拟自然的那种spirit of andres之类的雨林蛙鸣瀑布鸣类的。


二十四岁,始闻人声(二)waterfall


二十四岁,始闻人声(二)waterfall

大学依然不闻人声。醉心于自己喜欢的东西里面。^_^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博山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