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很久前,先生曾经提及要是课外读书的话,可以读一些祖师传记和内传相关,里面其实也有不少干货的。然而自那之后,就没怎么读过。准确点说其实我本来读书就少,这导致很多传统的历史和典故都不知道。有时候先生或者同学们提个历史人物,或者词语啥的,我经常一脸懵。。。难怪先生老笑话我有学历没文化^_^

 

几周前的一天,因为昵称起的不合适,先生就让我自己再想一个合适的名字。随手翻书,就翻到了这一篇《紫阳真人周君内传》。

 

这应该是第二次读周先生的内传了。说来我与紫阳二字也有些机缘吧。第一次读的道教相关小说就是风御九秋所写的《紫阳》,已然是很多年前了,说实话这部小说对我当时还是挺震撼的,也隐约的影响了我之后的一些事情。其实最开始做学问的文件夹也命为“紫阳”的。好吧,扯远了。第一次先生推荐的时候就读过周君的内传,不过那时的习惯不是很好。草草略过,没有尝试去摘录写写,可能也是看的不够细致以及学力不足吧。随着学习的慢慢深入,这次再读来有些内容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了。(十万按:朱子也号紫阳)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正文

 

原文:紫阳真人本姓周,讳义山,字季通,汝阴人也。汉丞相周勃七世之孙。以冠族播流,世居贵官

 

小编按:周先生是汉初开国元勋周亚夫先生的七世孙。说到这我想到了张良先生及其后代创教的祖天师。以“冠祖播流,世居贵官”来看。周家时代的德行不绝,绵延而传之周先生。我想这与下文提及的周先生的天资或许也有相关吧。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原文:君时年十六,随从在郡,始读《孝经》、《论语》、《周易》。为人沉重,少於言笑,喜怒不形於色。好独坐静处,不结名好。然精思微密,所存必感。常以平旦之后,日出之初,正东向立,漱口咽液,服气百数,向日再拜。旦旦如此,为之经年。父怪而问之:所行何等?君长跪对曰:义山中心好此日光长景之晖,是以拜之耳。

 

小编按:我想周先生沉静应是其性使然。加之其为汉相之后且德泽不绝,家教相比很好,这份沉静在其幼年得到了很好的保存。“精思微密,所存必感”恐怕也是其性纯正所得。

 

“旦旦如此,为之经年”经年为之,非是旦夕之间。年级很小的时候,周先生就知道了持之以恒的道理。百里始于足下,要想有所进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长年累月的积累,而且很多时候有些事其实看起来是有些枯燥或者难受的。不过当形成习惯或者惯性的时候,这件事可能就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了吧。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先生多次说过。习惯形成最开始的时候最难,等速度慢慢起来的时候就好多了。然而我这人从小没养成习惯,有毛病就是容易懈怠,三分钟热度。所以好习惯的养成不容易。比如我宿舍乱的一遭。开始先生刚说的时候还有心收拾几次,收拾一次好一次。自己会变得清朗一些。等到变乱了就又回去了。现在感觉都摊在那了,进行缓慢与此不无干系吧。反观周君在十几岁就有这样的习惯,也能看出开蒙和教育的力量吧。

 

后有其父问及此事,周先生以“中心好此日光长景之晖,是以拜之耳”。可能真是有生而知之的这种行为,以此为好。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原文:时陈留大多名士,闻君盛德,体性沉美,咸修诣焉。君辄称疾,不见宾客。汉侍中蔡成,陈留高士,亦颇知道。闻君德行,数往诣君,辄辞疾,不欲见之。父乃大怪,怒责之,督切使出。逼不得已,遂出相见。咸大发请问,及论神仙之道,变化之事。君乃凝默内闭,敛神虚静,颔而和之,一不答也

 

小编按:周先生不结名好。有所修诣,“辄称疾,不见宾客”。我想先生应是实有其德,松间明月,不愿杂处之故。一开始想以此为名,但先生说和我不是一回事,不适合。仔细回头看一下我自己,无德无能而好名。不愿与人交往的原因其实是怕麻烦,怕受累,自我保护太过。根本不是登山到了周先生那个境地之后的现象。外在表现可能看起来有点相近,其实相距远矣。

 

先生提出不止一次,我老是端着,心气降不下来,见到陌生人,在陌生环境里就是绷着一张脸。而反观先生,在哪里都乐呵呵的,随便在那个场景里,只要愿意都能和别人聊到一起去。我虽然道理明白,但开始还是没怎么当回事。不久前我突然发现,自己时不时总是沉肩做不好。几乎是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有我遇事心容易猛的上燎,心里装不下事,感觉也与这有些干系。我想这是要花些力气克服的问题吧。有位同学也有相近的毛病,不过先生提及一次就能改正。我在这方面差的太远,可以说有些顽固难化吧。。。

 

扯远了,回看原文。周先生性喜沉静,不见外客。最后被其父“逼不得已,遂出相见”。来者也是好道者,我想在那个时代是种风气吧,名门高士都有好道之倾向。不得以相见,问及神仙变化之事。注意周先生的应对方式是“凝默内闭,敛神虚静,颔而和之,一不答也。”(十万按:周君这样是有道,现在人这样就是装蒜,为啥?因为学问涵养差得远,山下山上不可同日而语,不要自比古人,主要是因为文化氛围差的太远。所流行的修养标准也大不同。)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原文是岁大旱,陈留大荒,斗米千钱,路多饥民。君乃倾财竭家,以济其困。阴而行之,人亦不知是君之慈施也。对万物如临赤子,斯阴积善德仁逮之施矣。

 

小编按:大旱,散家财而济民众。一方面是因为周先生仁德之施。另一方面也与周先生的家境积累有关。这些钱财在周先生看来和一些东西相比,真的不是这么重要。就像马半州马祖师一样。偌大的家财不以为意。为什么可以这样。我想因为他真正的富过吧,有些事必须得经历过了,才能更加坚定自己想要的,志向。先生以前也老是玩笑“你们真的富有了,我几年不在,你们能变成啥样可说不准”。有些东西已经被激发出来了,那么就得要去经历,去面对,如果真有这份志。必然能以自己的志向和学问来把他们消解吸收。那么自然会有所序列,这个时候这些东西反而会变成自己的垫脚石,磨刀石。而不是因为害怕而避开,躲着。金钱如此,爱情如此,名声亦是。

 

下面百姓不知其所为。“阴而行之”。阴德之事,先生一直再强调这点。(十万按:无刻意而作,出自真心,毫无造作,知其然而忘利,赤诚之道也。)


最后“对万物如临赤子”。这份亲敬万物的德行,周先生早年就已有。这对于今人来说太难了。。。因为我们都自大惯了。不过也是这份自大让我们难以走向先人的世界吧。以前山中随手丢石头的时候,先生提到“我们礼敬万物不是虚言”,那时我还没有什么感受。如今读及此处,心有戚戚。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原文泰曰“闻君好道,阴德流行,用思微妙,诚感於我,是以相诣······我受涓子秘要,善守三一之道,役使鬼神,受太极帝君真印封掌名山,以得不死,亦是金阙帝君真书之首,众妙之大诀。但吾所学少,成地仙人也······必欲该道真妙,穷微极素。当艰苦崄试,浮游五岳,虽遇真人,未即授子真道也。不百余年,云车羽盖、龙虎之袍未可得也。

君再拜受教,退斋,沐浴五香,七日七夜不寐,但危坐接手,存念至道。乃以平旦烧香,北向再拜,服此神芝。

 

小编按:周先生之“阴德流行,用思微妙”,以其诚感于黄泰先生是以受先生以妙道。所重者有二,其一德行,其二学问。黄先生受仙术于周君。当坦言“吾所学少,成地仙人”。黄先生所学少,故成地仙。那么这样来看,这里就潜在的强调了学问的重要性,与先生一直强调的修学进德暗合。下面“不百余年,云车羽盖、龙虎之袍未可得也”需要的是经年如日的积累。再者“不百余年”,活的久很重要哈^_^。(十万按:修道就是要通达世间万物之理,践行于身,穷极而能返于天,践行明白多少直接决定登山的高度。而方法虽有不同,但大方向从来都是如此。世间道门败坏,就在于没有了学问根基。被会道门假大湿种种裹挟。那么同气相求,和他们学的也不是这块料。^_^)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最后周先生受教于黄先生,退斋沐浴,七夜不寐。足见其赤诚。如此再拜方服先生所赐之芝。以及下文中所描述的“君乃还登常山石室中,斋戒念道,复积九十余年中···”在有所受教之后,周先生都是以斋戒澡雪之行来习之,守之。并且积年如常。我想这也周先生能为真人的一个很重要的资质吧。回应前文所提“对万物如临赤子”,就是这份赤诚,敬意。以此为基础,也才有后面所提及的周先生访名山遇仙受经,习之终有所成之事。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先生也经常说到“我们有几分诚敬,所得的东西就有几分。”不诚无物,也不足以感于物,不足以受先生所教之事。想起自己的每每所作,很是惭愧。开始认识先生的时候,先生说及某事,我都是相对很认真的去执行,不敢有半点马虎。所以在那个时候形成的一些习惯和日常功课至今仍有坚持。后来渐渐与先生熟悉,这份心意就慢慢懈怠了,先生平时说的事情,我不比以前那般重视了,所以难以形成新的好习惯。推进缓慢。不管怎么想的,就是有很多事情,先生的要求所强调的事情就是没做到。诚敬之心不足,学问道法落在我自己身上的时候就是有所不足。以什么样的心意来对待这份教导,对待先生说传之物,这份东西就会以同样的心意来回馈于我吧。诚敬之心,平时总是在强调的事情。我做的差的太远。非曰能之,愿学焉。我想这是我应该时时警醒的一件事了吧。



综上所述,周君诚敬公皆足以授道,才有造化的。专注于诚敬公,才能安步当车,不疾不徐,终有一天,能览众山之小吧。


这次复读周君内传对我的启示颇大,也和大家分享。希望诸位能有所得,现在我才真正领会到先生说的学问是登山的根基原因所在,这不是先生一家之言,只怕是亘古以来的传统。还是好好学习吧。别到时候卡在这上,就亏大了。


《紫阳真人周君内传》摘录随笔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博山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