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先生当年在某一个场合说到中国古代科技发展被周易的思维定式耽误了,这话乍一看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够了解,但其实是一种高度的洞见。是对世界了解到一定程度后,跨领域的洞见。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我们论坛上讨论今年冬天气候和五运六气推算的不一致来着。其实秋天还好,但到了冬天就开始过山车了。和五运六气就对应的不好了。


宋老师:

今天入三九,小寒过半,到一年里最冷的日子了。昨天在体育馆打球,出了不少汗,但是汗是冷的,头上不冒热气,就想,这就是寒吧?屋子里面也觉得冷,不暖和。
北京这几日不光是寒,而且燥,冬至前后几天稍好了些,现在又起风,燥得厉害,屋子里面暖气很热,就容易上火,起泡,嘴唇干裂,有条件加一加湿会好一些。似乎是今年气候的原因,孩子们都容易生病,爱咳嗽。去医院,给孩子看病的人山人海,排长队,流感也厉害。孩子对气候的变化,是很灵敏的啊!
早晚太冷,外出不敢骑车了,上下班也改坐地铁,虽然不受寒,可最大的缺点是人太多,气味难闻的很,下了车总是脑袋晕晕的。走在外面不带帽子是不行的,不过寒风一刮,头皮还是觉得冷。。。。


书上说:“丁酉岁终之气,自小雪日酉正,至大寒日未正,凡六十日有奇,主位少羽水,客气少阴火,中见木运,水生木,木生火,其化顺,阳气布,候反温,蛰虫反见,流水不冰,民乃康平,其病温,宜治少阴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酸收之,岁谷宜丹,间谷宜豆,虽有热邪,不能为害,岁气之交,天气胜者,少阳复之,地气胜者,太阳复之,其治各依其复法也。”

就我家孩子的状况看,热邪是的。但是看你的图,这流感相当厉害,说不为害,感觉不大确切,毕竟流感也是要人命的。另外道长说十二月会比较寒冷,但运气说是候反温,似乎也不大对的上了。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我回了一段,然后就想起来香丸的事,赶紧去写上篇去了。今天有空给大家贴出来,再改改就明白了我们开头为啥说杨老说的很有道理:


秋天基本上秋行春令大半是对应的。但冬天对应就少多了。早冬偏暖,蜇虫复苏是真的观察到了,还算对应,但冬至左右反暖之后,就开始偏离了推算结果。小寒期间寒流南北先后爆发,和各地气候都对不上其中所言。比如我们持久干旱造成时邪危害,都是五运六气上对照不上,其实这种事几十年来都是如此的。我们一直在观察记录这些问题,基本上只有一半左右的几率对的上。天道自然其实一直在变化。并不是两千年前的理论就肯定时时刻刻都好用的。所以说实话,我们并不是把黄帝内经的内容都当做一成不变的东西来指导修行,一上来就教人看黄帝内经,其实除了一些基本概念可能有点意义,对于准备登山的同学意义不算特别大,或者这样说能妥当,并不是初期该学的,事倍功半,也是常事。但我们也必须要明确的说明,导致两千年前这些理论出现的核心能力是经常不变的。格物致知,周而不比,因地制宜,因时而变才是最根本的东西。自身的能力比前人总结的经验更要紧,所以我们修身为本,登山而知,并不是看地图去计算,揣测山上的风景,但地图依然对我们有用,这就是师说和家法有所配合的好处,现在的人一上来就读黄内,就读老子,什么传的高明,看似深奥就贪心去读,而各路大师也是如此针对世人贪心,各种乱七八糟的注解一通忽悠,都是臆测居多,无非就是各种登山的坑。登山最重基础,你的基本体力,基本登山知识,要首先打下,才有点可说的。日后再读,截然不同,效率和所得不能同日而语,关键就是谁肯在简单的基础上学而实(时)习之。


泛泛讲,比如立春为术数的一年的起点,但黄帝内经的五运六气都是采用大寒为分界。这是比周汉早的历法断气的方式。立春现在有的时候比较合适,而我们多观察到过年为准最好,但都并不一定是完全准确的。充要性都不够。今年闰年本身就是特殊的,历法一推很多年根本就是一种僵化错误的形式主义。计数方式应该尽量符合大自然的真实变化,所以误差经常存在。并不见得每年一定都是立春为准,精研此道的人很清楚各种奇门遁甲六壬等等算这个算那个,从啥时候开始划分,超接等等之类的算法其实是宋代前后先贤们发现节气前后出现的自然变化和计数方式对不上号之后的修正补丁。但一千年过去了,尤其进入现代社会,很多事情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这些修订办法并不好用。很多时候就看蒙的上蒙不上了。所以计算的意义相对少了很多,大面上是差不多的,但精确的不是算的。最起码不是这样原来办法能够准确推算的。而且占算并不是完全一样的办法,但两者是可以搭配的。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我们不提倡术数,就是因为这个本来线性匀速表征自然界变化的表盘上的针虽然还是一步步的走,但它描述的对象已经不完全是真实的运动了,那么盯着表针是不能真正完整的指代自然真实地运转了。这就是中国术数神秘化的原因,也是李约瑟问题的根本问题所在。


历法甲子干支等计数方式都代表着匀速运动的自然两气推移变化,但当这个表,对不上外界的时间了,那还盯着表去算数而不是看外面真实变化决定时间的人类,其实就慢慢活在自己构筑的世界中了。以数学语言代替自然真实就是这个意思,不光是西方人犯的错误,我们从宋明以来,受到佛教心性说法侵蚀而反动形成的理学心学统治下的思维模式,依然出了这样的问题。僵化地以数,以语言代替真实。和格物能力锐减相辅相成,理论抽象的东西多过实际发生的变化。尤其以周期性,均匀性,线性的思维主导下的术数面对没法解释的自然真实变化,逐渐趋近于神秘化,心性化,其实就是线性周期等等思维模式不足以描述复杂的自然变化时,出现的一种扭曲的解释方式。忽略了观察自然变化的这些古代先辈们,想当然的以人心作为参数加到了这些解释中去,就出现了晚明以来各种术数的歧路。这也就是中国学问真正的没落。而恰恰是没有真正学好儒学根基的缘故。《尚书》讲“天之历数在尔躬。”等等都是在阐明这个学问的根基。古时历法三五年修订一次,为啥啊?都是原始人的笨蛋做法吗?从汉代开始,就开始了把数作为有常的一种趋势,但因为那时山上络绎不绝学问精深者,不足为害,不过每逢战乱流离,异族入侵,就是丧失一部分,这么多年后,没有人制衡,即便象术并作,但更多的是掉进心性的坑里。而离开自然环境的变化,离开了不离之道,离开了不应该离开的自然真实,那么什么学问都是空说,离开了实践,都是脑补。


李约瑟的难题其实很好解释,就是从不离到离,就是由善到恶,由中到过的趋势。所以后期的封建社会,早没有了儒学华夏之学的灵活周而不比的精深,而是僵化腐朽的恶臭居多。那么再好的根底也会出现落后的问题。自然环境变的时候,我们也要跟着变。因为我们不是道,也不是常,所以无常论事。但不能否定,不能以人的局限性否定那些超越这个界限先辈们达到的独立不改,太常之道。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所以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术数的神秘化,心性化,恰恰伴随着其离开自然真实的程度加深。越心性化的术数解释,其实离真实越远,不过是些人心造作的余絮居多了。所以算命的跑江湖的即便不信佛,也必然是自居道门的神化,心性化,三教合一的解释,神叨叨而已,这种路数根本没法子登山走多远的。


道家其实一样如此,只不过以另外的方式,另外一种表达一直在拨正引导儒家容易僵化之过,所以绝圣名,去智虑,以免容易穿牛鼻,落马首之人将华夏之学引向僵化之。其落脚之处,还是无刻意而合自然。也就是不离其真。能明白这点,就会清楚不离之道是贯穿儒道两家的根。


所以现在我们不提倡一上来就研究术数,读周易之类的。因为天道运转,两气变化有了些变化,这些是实质,和纬学对应是计数方式。虽然这些以年推算的东西大体上都没啥问题,但局部上非均匀性非常明显。就如今年一样,各地天气都是异常的,时邪都不见得可以概括,也不是所谓那啥。而且不止一年如此了。硬套五运六气明显不好使。而我们观察到冬至温暖的时候,就明确和大家说后面会有类似的寒气爆发,这其实是现实格物的结果,是明阴阳变化之后的必然推理,而不是脱离现实的推演。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道门常用算时辰方位取气也有的不好使了,因为那个是随月时变化居多,大概是变化比较剧烈的一种,很多时候即便学了真正的法子,效用也不大的原因就是取气的时辰对应的方位是算出来的,但表针不代表阴阳两气运动的精确性了。正取背取阴阳都不得大用。其实很多顶多就是点掐头去尾的余气,而且修道水平下降太多,取不到啥,这个世界太混乱,又在权重上减去很多。三者累积,说是万不足一,根本沦为比划比划也不是胡说的。那么很多人私下的迷惑就解开了。而真正的办法现在根本很难了,要求很高,就是全凭自身的格物能力去办。


杨公风水的十三个忌日其实也不都灵了,同样的原因。唐代时候每个月那个阴阳混乱的日子,现在早已经变化了。就是很多正好和大节符合的,也就还因为人的记忆累积了一些力量。那这和真正的相比差很多。现在这些东西都没啥人真的去重视,所以信息浓度很低。根本就是渐渐远去才对。


这些都是结果,都是末,而不是根,不是登山的根基。修身格物才是根。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重新把修身为本的根基恢复,把这种最根本的先王之道的核心恢复,而不在乎那些固定的模型模式的表达。千变万变,不离其本,其常不变,格物修身必要努力增强。恰恰正合了天行健,自强不息之理也。所以不会被拘束在周期线性均匀这类原来好用,现在不符合实情的语言理论术数中。所以当时一听杨老之言,就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语言体系的东西,术数的东西必然要有所了解,毕竟记载了大量的有意义的笔记地图,我们依然能从获取大量的养分,但心态是不同的。而贸然深入进去,没有现实作为参照,无非还是会陷入人心的迷茫和各种猜测,陷入那种迷雾中,最后流于万法唯心的大坑。人心的藩篱都出不来,登山能有啥进展吗?所以我们才叫学生们先学基础,后面知道点这些,而重要是能学点能和自然直接打交道的本事。再比如周易参同契,其实原来有点火候周天推移的算法其实现在完全照做,只怕也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只以丹经王的部分内容为准,并不会全部照搬。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和大家说实话,这个世界正处在深刻的转型中,无论最后啥样子,反正绝非表面那一点什么AI,金融能够决定的,能够左右的。天人之际,不知天,不知人,何来其际也?现在愿意学正经东西的同学越来越多,那就真的从修身开始,虽慢,但终究不会竹篮一场的。结结实实的增加自己的基本能力比心浮气躁的学啥术数有意义的多。


数不应天,迷之无益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博山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