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伟大的物理学家霍金走了,一个月前,选堂先生也走了。那个时候就想写点什么。旧时代的大师们纷纷谢世,新时代逐渐破茧而出,只是希望可以温和些吧。残冰融化的速度可能超过世人的想象。很多被大家奉为圭皋的认知不但会被动摇,还会被颠覆。我们身在其中,“性自命出”就是这个浪潮中的一部分。只不过好的坏的都会翻涌而来,我们还是要努力加油才是。而新旧相继,恒久不变的品质恰恰是专注探索的精神,天道之纯在哪个时代都以此向人展现其中的奥秘。绝利一源的专注,方能成就謷乎大哉,独成其天。希望霍爷能够真的达到这个标准吧。我们以此文缅怀这位攀登世界真实高峰的先辈,以励来者。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我们从来看重的都是站在时代巅峰的各个领域的先锋或者巨匠,因为他们是代表一个时代走向和气运的标杆。哎,我们生长于新旧交替之间,深受西学滋养,有完整的科学训练,但又知西学之弊,科学之不足,华夏之精,中华之美,算是西学东渐后第一波从根本上敢于学西望中,以华夏之学为本,不惧西学,敢于以华夏世界观对西学和科学说:“你们错了,还有其他解释世界可能”的一代人。这种勇气来源于对自然真实的践行和理解,来源于华夏文明核心的养分。现在看来,就如小草面对着参天大树,很可笑,但那些笑话人的人不过是残冰败柳,看似巨大的群体其实是跟风而已,其众虽大但根浅,我们虽柔弱却根深无限。大风起兮,树大根浅终不能久持。但我们毕竟也是萌其荫而生的,和日后决然摒弃的那代人来比,我们更加温和恋旧,对于旧时代巨匠的陨落,可谓百感交集。不管他们对世界对学问如何看,他们终生探索真实的专注志气都是我们的先辈榜样。就像对玄奘大师,就像对所有以各种方式追求真理的存在一样,我们都保持崇高的敬意,尊重他们的德行志气和毕生追求。这不需要我们认同他们的学问。和而不同吧。


霍爷对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他的时间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有限无界宇宙理论都有类似我们世界观的描述,但又因为最底层的认知不同,在我们看来不足以完善的表达真实世界。但后来对于多重世界的描述又再次从某种角度映射了很多真实吧。所以对他的学问世界,我们敬而不争,努力在吸收养分。当年没有学天体类的物理方向,就是因为从小就受到的教育和知识体系不同,实在拧不过去吧。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霍爷提倡的时间方向就是系统熵增方向的问题,从本质上讲,可能是一个缺乏真实但完善的人为逻辑和数学表达。数学表达的完美不等于真实。而霍爷的重要理论都是建立在他的时间理论上的。不过作为一位严谨的物理学家,他在讨论宇宙起始是处于一个非常光滑有序的状态,还是可能处于一个非常粗糙和无序状态时的准衡就说明了人择原理:因为是以人观察到的热力学时间方向作为他宇宙学的重要参考,所以从某种角度讲,他的理论也是人择原理下,人所观察到的现象推导演绎证明出来的。这点他很清楚,我们也清楚他的假说之所以称为假说和理论的原因。待证实的问题总会被证实。依然来源于信息环境的塑造吧。思想的空白总会被自我的色彩填充。杯水之清恰恰与此相反。


要是宇宙初始处于一个已经无序粗糙的状态,无序度也许是个常数或者会减少,但不管是常数还是减少都和我们观察到热力学现象相悖。所以,他为了调和这之间的矛盾,分别定义了热力学、心理、宇宙时间之箭。但我们所知道的时间在一般意义上,并不是完全不可逆的(虽然很难完全逆转)。或者说时间的概念是生物性的,自然演化和时间的关系是建立在生物基础上的,他的理论和我们所说的天地之纯是有区别的,那么自然和所谓无序度的增加并非充要。人类的心理时间更加不是如此。大家都有些场景似曾相识,好似梦中熟悉见过的吧,这种现象并不是一个没有自然真实背景的纯粹的心理现象。所以从各个方面我们都没法和他的理论统一基本认识啦,那么我们对他的理论更多的是一种参考和欣赏。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其实关键就在人择原理上,人的杯水可以不断澄清,而后观察到的现象可能和以前杯水浑浊的时候迥异吧。一切仪器都是人类感官也就是杯水为本的延伸,并不会真的超越这个局限性,但只有杯水发生变化,这些观察到的现象才会出现变化。霍爷只怕晚年的时候总提外星人的问题,也与此有关,很多时候人能理解的信息不过是被自己学识局限而翻译出来的那部分。霍爷也不例外。

而所谓人择原理,应该多加一句,观察者的改变是可以改变观察系统的本质的。那么霍爷的各种问题的假设也就不攻自破,人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观察者本身的演变导致了被观察系统的变化,尽人而知天,尽性至命,才能见天地之纯,自然大道,才是人择原理的华夏表述。不过他晚年的金鱼物理理论,其实很贴近我们的看法,甚至贴近杯水比喻,那个曲面不过还有污浊没提而已。所以有点殊途同归的意思吧。不过国人都是以唯心论之,这是一个误会,人择原理背后是人性可迁,往纯净了也可以,往污浊了也可以的迁移的自然道理,是气论下的表达,而不是简单唯心唯识。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他的宇宙物理学大厦建立在宇宙初始的时间光滑紧凑,或者说建立在物理学定律失效的大爆炸奇点上,时间箭头是这个论证起点的最重要的假设。这个奇点可以在初始时候存在,那么就可能在任意地方存在。后来,他为了保证这个奇点不在任意处发作,也就是说物理定律处处有效,只能把量子引力的路径积分建立在特殊的度规上。具体的不深入了,最后他认为是在紧凑没有边界的流行的度规可能性最大,也就成就了他宇宙有限无界假说。而奇点就成了他和彭罗斯黑洞理论的关键,究其根本,还是来源于对宇宙初始时间异常光滑紧凑有序时,物理学定律失效问题的研究,只不过并不是只在宇宙起始,而是遍布宇宙中,这些奇点就是黑洞啦。当然后来又有修正深入,但基本上就是如此为大体的。而后面他对于黑洞理论的深入研究关于辐射之类,还有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就没在继续跟进。因为很多东西实在太不一样了,不好继续搅合在一起哈。^_^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其后关于宇宙各向同性的讨论,以及修正成宇宙各向异性的深入,使得他完全步入了多重宇宙和人择原理的世界中。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他为了证明我们观察到的宇宙各向同性的问题,提出了只有各向同性的宇宙趋于长期稳定才会诞生生命,反过来讲,我们能观察到的宇宙各向同性现象之所以自洽,其实是因为我们诞生于茫茫无数非稳定,非各向同性宇宙中少见的居有长期稳定各向同性宇宙中,也就是说我们观察到的宇宙就是我们人类的宇宙。嘿嘿,这个结论确实有意思,可以说非常有洞见,起点错误,但经过严谨的论证,一样可以得到类似真实的结论,写到这里时,我突然明白为啥他晚年总告诫大家不要登月,小心外星人之类的。哈哈,窥见的真实一角而心忧族群生存的科学大咖,真的很可爱,倒有任公子的风采。可惜他却不明白,即便有,他们也要遵循所谓的人择原理,咫尺天涯,一张纸就是无数空间距离。单纯以维度来认知这个世界其实不过是数学对真实的一种下化。很多事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虽然依然会有办法,但绝不是目前现代科学能够理解的了。但霍爷应该也是明确发觉了有些现象,或者某些联系吧。毕竟专精之极,身残神强,交通之事也是平常。不过也许是他能活这么久的原因吧。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漫画来源于微博漫画家@我是白-,侵删)


我们一直都很关注现代科学的发展,并不是类似宗教家哪种,等着科学给自己的神学理论找到注脚,宣称神学家大湿们已经在山顶等着科学家们很久的弱智想法,而是在这些卓绝的科研中,我们一样发现了很多真实的碎片,和我们自古相传交相辉映,可以不断从中汲取养分,才是我们的目的。对于自神其说的传教之类的事真的没啥兴趣。与我们比起来,他们更值得骄傲,更值得令人崇敬,因为全凭自己勤奋和孜孜不倦的探索才能如此。所以不同世界观,不同真理的描述,完全不妨碍我们学习他们探索自然真实的精神。这种专一之道就是天道本身,诚者天之道也。一个良好的科学训练对于登山其实有很多好处。


这种探索精神,其实就是一种精粹的志气。毕生无它事,以此为志。我们拿他来说事,略有不敬,但他本人都是这样积极鼓励后人的,岂会在乎毁誉,想必不会见怪于我等吧。


大家都知道霍爷的生平,21岁时被医生诊断活不过两三年,但他不但多活了五十多年,还活的精彩之极,各中道理,不是说医生不对,而是他志气凝聚,卓然而立,硬生生的撑住了。这个志气来源于他对宇宙奥秘探索的专注,活一天就不会放弃,从而战胜了恐惧,战胜了最大的消耗,最后和遗留在身中的生机形成一个看似脆弱的循环。以微弱之残躯杯水,得以享常人之寿。而在病痛中忘忧的办法,就是专注于研究,这种高度的专注精粹非常,对象又是浩然广漠的宇宙,所以必有所得,不但使得他超越了常人身体极限,也使得他在科研领域中走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身体的残疾,超乎常人的病痛,从某种角度上讲,成就了他的高度。绝利一源,只有三根手指和眼球能动的他,却可以在无限广博的世界中驰骋,见证的就是我们讲的专注之道。专注其实就是炼神。志气凝聚,其实就是炼神中的一步,志心皈命,其实就是炼神归之,超越生死的秘密,天天被人念诵了无数遍。可惜大道至简,淡之若水,世人贪婪不知也,道不远人,人自远之。所以登山修道根本从来都不在那些神叨叨的东西上。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每次见到他的形象,我都想起庄子《人间世》中的支离疏和《德符充》中的支离无 (唇)。

支离疏者 ,颐隐於脐,肩高於顶,会撮指天,五管在上,两髀为脇。。。

 

真的有点像,都是形体畸形之人。但就如庄子所讲,其德长也。


故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谓诚忘。


道德内充,则形有所忘。其实就是专注于事而尽其德,则亡心于己形,就是不会特别在意身形病痛。但有所忘,不等于全然不在乎。就如霍爷一样,专注于研究而亡心于形,顶着这种病症不但活了这么大,还卓然成家,但依然受限于形体,一场中年的肺炎使得他没法再用自己的声音说话。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亡心于形,不等于没有形承载,后人经常粗略的将忘形等价于去形,舍去皮囊。有所忘就是全然不理会的极端思想比比皆是,这压根就是没读明白吧。太上忘情不是无情,德长忘形不是无形。霍爷身体不在了,也没法进行那超然于世的思考探索了。不在意于形,而形无碍其德,则形自存之,无为之道也。专其一必渐亡其余,专诚必然无为的道理就在其中。所谓聋者善视,瞎者善听。绝利一源,用师十倍吧。


忘者,亡心也。忘形就是没有这个心在形上,但不等于杯水没有杯子呢,不等于杯水之间没有互动,这个心更多的是七情造作的私心,不过是鸡蛋壳而不是里面的小鸡仔。所以并不是杯水能知之性亡。而是造作而出的担忧过度在意产生的焦虑之心亡掉了。能知身形而不在意,而在其德,因为德为身本,重本是儒道华夏一直以来的思路。就是不同情况下,火候要周而不比才对。身养也是德要要紧一环,不能任何阶段都一言避之,不过炼神正确确实可以从某种角度养身。其实生之所以能生,在于德,而不在于单纯的身,而身只是生德中的一部分必然,身是德的承载物,所谓离寓无道也是类似的概念。不离之道看似简单,在恰恰俭则能广,精微之处在不同境界下都是周而不比的体现。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有人总是误会修身就是单纯的在意身体,其实是不对的。而单纯的摒弃身体而空言心识道德也不对的。这两种极端都是历代常见之过演化出来的各种流派啦。或者绝对化某些阶段的主要特质成为单独的原则吧。而我们讲的形神俱妙,身心一体之学,恰恰是由道德命性身心一体流降而出的,有序列,而深知内在联系的办法。深入此道,可避免两种左道大坑。


那些没事就关注自己病得多厉害的人压根就是没明白很多关键的问题。而我们讲修身以德,并不是单纯叫大家关注自己的身体,而是根正身自正,正德而身强。诚敬公而能专注,专而修身以德,其实都是在精微之处调节志气走向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诚敬公是三条腿,撑起来的就是一个叫做专注的桌子,缺一不可。三位一体的公字,少私寡欲,自然不会特别在意自己的身体的问题,德重则无不克,其中自然有养身保形的能力,不求而得,这是天道至理。诚敬以礼治情节欲,则专注可得,与公相佐,精益求精,登山可期。诚敬公恰恰是杯水和环境互动中行动的准则,以此行之,专注可得,立志可成,登山再也不是虚无缥缈之事了。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道德,天命,人性,身,心是有序列的。重心者,要能知身为心之本,身心一体不能相离;重性言其不变者,要知天命生之,性可迁移,性命之不离在于人从天而出;重身者,要知性命来由,以德为本,那么不离于德,则性命一体,由人而天,长生可期;重德者要知道为德本,上德不德,德不离道,自然而然,独立而不改,同于道也。这些都是登山不同大阶段中的岔路。太上所言压根不是没基础的小白可以领略的。当然小白也能从中汲取养分。自古以来很多人都是一步没走完,就直接跳到最后,然后掺和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洗脑说法,所以混乱之极,根本就是拍着脑袋自以为修道的多如牛毛。不提也罢。


世人重形忘气,而吾辈忘他们所重之形,而不敢忘德。所谓人亡心于德而重其表,重其形,就像搞健美肌肉,重外表的西方文明一样;而诚忘者,不离其本,不忘其德而忘其表,久而久之,杯水澄清,方有杯水一体交互,神气真形,慢慢才能往上德不德发展。自古以来,很多人根本不明白其中精微,根本是无德或缺,而不是上德不德,这中间的距离就是昊日当空和汽车尾尘的距离,以此标榜,恣意而行,无知而已。自然往沟里走呗。^_^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能忘必专,谓之无为。非此久行,不可进入那人道之上的领域。謷乎者,高而人不能省之言也,故称大哉;独成其天,那是自成一天之德,何其浩渺,何其精微。謷乎大哉,独成其天用在这里纪念霍爷其实挺合适的。恰恰符合霍爷那机械的电子音,常人觉得拗口而严谨表达,精深奥妙的宇宙学造诣,深邃浩瀚的思想,支离疏似的外貌,惟精惟一的学问,科普激励后来者的德行内充的种种。每次看到霍爷,就好似庄子中寓言人物从文字中走出来了。真的是最现实的教育扑面而来,每当想想自己之不足,再看看人家在什么条件下治学,都觉得羞愧才对。哪里敢不好好努力?骄傲这两个字,当我们面对这样人物时候,根本都无从提起。


何况这位巨匠在科普领域中做出的贡献,几乎无人能够比肩,德行内充岂是虚言?这种深入浅出来源于其学的不断精深,只有深入其中,才会连接最深奥的宇宙学和最浅白的语言。这可以看做是他在山道上的进步。而这种责任感,尤其对少年人的引导,来源于他对生命的热爱,来源于他对真理的热爱,或许也来源对自己不足的补偿。他的演讲,他的书不知鼓励了多少探索自然奥秘的后来者,不知从愚昧无知中解放了多少人,这是他践行其德,学之为己,用之为人的真实。这位只能动三个手指头和转眼珠的宇宙学家不但极高明而道中庸,更是位行动的巨人,我们难道不该学习吗?一位畅游宇宙奥秘的智者,却不遗余力在做科普工作,真的有点象驾青驴而独行天外,却波山吊大鱼,离腊分众而食的任公子啊。哎,霍爷一生充满了给庄子人物做注脚的感觉。也许在在那所谓的多重宇宙中,这两位也会在一起喝酒聊天吧。这个世界真的很有意思。也许汉墓那些被后世学者解释为幻想的不同时代人同坐对饮并不是他们解释的那样吧。呵呵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独成其天的謷乎大哉恰恰是从专于一事之毫末做起的。绝利一源,专注其志,终生不移,参天独成,泽被一方,才有可能吧。


真的希望霍爷精诚格物之命,能独成其天,謷乎其大!去和骑着青驴的任公子喝酒去。也真的盼望我等后学中能继此绝利一源的专诚之道,在不同的领域追赶先辈,乃至并肩,甚至超越他们吧。^_^


绝利一源,謷乎大哉














惟精惟一,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博山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