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我们在这处边陲重镇一晃就到了清明节,此地乃中国远征军国殇墓园所在,于情于理也该去祭祀凭吊。另外,我也带着先人的个人 恩怨前去“告状”了。^_^

本篇吐糟向,圣母请回避。^_^

我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都是建国前从台湾回大陆建设国家的那波人,我父亲就是台湾生的。留在台湾的亲戚不在少数。所以对于台湾,我们家人的感情深厚无比,急盼能够早点回归,按照习俗,自己的祖籍应该是爷爷的出生地。我若有子,祖籍岂非台湾?但我希望是像山东省一样的和台湾省自由来往,亲密无间,而不是现在这样的。自家在台湾的亲戚自不必说,一水深蓝,但十多年前早就都对他们的那个党灰心丧气,移民欧美,或在大陆挣钱谋生了。而我因为家中关系对台湾人很亲,但从留学开始接触到的自以为有礼貌的湾湾台·独令我很无语,其实无非就是觉得自己生活在自由的空气下,自命自高一筹的心理,一副GD下你们很悲惨的心理。其实他们挺可笑可悲的,井底之蛙,在虚幻的自我世界中感觉良好就是他们的常态。我们一般本着都是同胞的心态和他们交流,但往往气得鼻子都歪了,这是很多留学生的感受吧。这么任由他们下去,任由他们的教育恣意给小孩洗脑,只怕到时候真的要血肉相残,兵戎相见了。其实个人是自由的,不喜欢当中国人,可以移民啊,这实在没什么,很多大陆人因为个人的原因都移民了,没人说啥的。但台湾是中国的地方,该回归了。不然气总缺一块,总被人窥伺掣肘。华夏文明的复兴,需要一个国家气全的,台湾这块的气不能是这种状态的。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这么多年来,落在晚清最肮脏遗留物的手中,早就变得乌烟瘴气。什么宗教到了那边都会不得已滑向会道门的属性居多。因为晚清民国的宗教传统文化都是买卖,利益交换,把啥都搅合在一起的大染缸当头一罩,粉饰太平,自我安慰于宽容而已,其实最后拜鬼最狠的就是他们了。然后还洋洋得意,自以为有文化,有传统,真的是对传统的玷污才对。有一些人还学他们那边的东西,好似正统?自命正统的发臭垃圾吗?旁门左道而已。明清以来的乩童拜鬼之类何时成了正经货。一股子味道,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懒得提而已。见到绕着走,不然回去洗三天。

这次云游,某山过会,我们下山的时候,有一湾湾带队的乩童组,一个个摇头晃脑,走路似螃蟹,活脱脱的蛊惑仔小流氓?哪有半点道门风采。我本来开窗透气,看到之后赶紧关窗,戴上口罩,把香囊拿出来堵在鼻子上。。。有不同的味道没啥,但如此不知收敛,招摇过市,明明是道教名山,却如入无人之境,真当都是泥捏的吗?真不知道统、战这类有啥用,难不成把我们花那么大代价的做新民重新玷污吗?真是可惜这帮台湾小青年了,在那种信息环境下长大,不知祖宗之学,就是一些民间乱道就以为是传统文化了,哎。说起来也不能都怪他们,道教一直有点江湖气息属性,至今有点黑帮味道的不在少数,现在国家复兴传统,重视道教,不要把道教的不良基因一并复兴了,弄得会道门似的到处冒脓包才好。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左右逢源的XX已经够了,真是骨肉同胞,应该以大局为重,以文明为重,该统一了,一点不会失去啥自由。其实无非就是私利作祟,中饱私囊而已。这么点苟且又能瞒得了谁?GMD的后代不争气,只会窝里斗,还有GT小日本的老家伙下面一群台·独宵小,差不多可以了,这就是我要去告的黑状。远征军最后的精魂之志就是剿灭日寇,就是捍卫中华,就是文明复兴。台·独那帮贼人其实就是日寇后手遗留的垃圾汉奸,至今还要给我们添堵。且问远征军忠魂干不干吧。现在GMD要是有远征军的半点忠义豪气,何至于任由几个汉奸搅合成这样,真是替他们祖宗丢人。油腻腻的信息环境造就的老好人,实则自私自利,一事无成,窝里斗第一,无所不用其极,但对外则怂成烂泥。见美逢日好似亲爸,有何面目去见他们的先辈祖宗,确实算不上中国人,但地方请还给中国。呵呵。

外公过世一年多了,他是东北人,恨极日寇,没办法,外公的家人同学老师都有被日寇杀害的。爷爷逃到西南上大学时候的经历也和我讲过。他们逃难的时候颠沛流离,九死一生,也是亲眼见过日寇随手杀人的事。我还记得他们那时回忆起当时情景的脸色,外公是位救人无数,活人圣手的医生,德高望重,他一辈子都信奉少说话,委婉说话的方式。但讲述这段往事的时侯,脸色是扭曲的,话是愤怒的,甚至有一种狰狞的感觉。很难想象一个救死扶伤,和蔼沉默的老人会那样激动。至今我妈都不愿去日本旅行,甚至不愿意吃日餐,每次叫她尝尝日餐,她都很冷漠的说不吃。大概就是受外公的影响,虽然我也觉得有点过了,但也可以理解。看见精日的白痴,我妈就从心底里厌恶,那种厌恶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觉得不可救药,没法交流的。得多下贱才会精日。。。原谅我把下贱和精日联系起来,但我真的就是在描述一个事实。那种神色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要是遇上,当面很冷谈,仅仅维持礼貌,回来就和我交代,以后不许来往。哈哈。从小这种事我就经历过很多次了。所以我虽然对日本人没啥偏见,平时也喜欢日本动画,对日本文化也很感兴趣,但对那个时代的日本军人一点好感都没有。没办法,家族血脉的记忆。日寇就是日寇,我妈小时候就和我讲过,要是日本人再敢打,就叫我参军。。。好吧,估计我这岁数已经没地方要了。^_^。我们家就是这样的家庭,没办法啦,圣母高喊着对别人宽容之前,先要对自己家族经历宽容吧。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清明时节,正逢云游此地,我就干脆换一种方式缅怀祭祀经历了战火国殇苦难的祖辈,也替祖辈们给滇西远征军扫墓,代为祭祀,以偿祖上心愿,顺便替他们念叨念叨,告台·独汉奸的黑状,他们没见到祖国统一,都深以为憾。我早有是位,又在此间,恰逢时节,连大衍清泉都是随身带着的,一切顺理成章。

头天晚上好好沐浴过,一早上起来,吃过早点,我们就分头准备,我主要是重新洗漱换新衣,洁净身心。而旧小编去准备熟食,最后买了牛肉,猪耳朵,烧鸡。有个朋友闻讯我要祭祀,他家祖宗也在其中,就直接发了红包叫我代劳,好吧,我都是代别人行事,嘿嘿。可巧的是他也是去日本的留学生,嘿嘿。学日本好的地方,值得学的地方,但别变成精日就好了。^_^

我们背着酒肉先去了滇西抗战纪念馆。外面广场上有个大大的警钟。有中学生在搞活动,非常热闹,进馆之后,人也是出乎意料的多。真的没想到这么多人来看,而且很多都是年轻人。也许有我上面家庭背景经历的人并不少,毕竟是祖辈难以磨灭的共同记忆。这种自发的爱国主义教育,只怕在以前会被我自己吐糟奚落的,但见识多了,没人逼着了,反倒顺其自然的渴求。少年人的逆反心理其实很无聊吧。没所谓,这就是要经历的心路历程。就是别把自己折进去就好了。^_^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滇西抗战馆里很多资料,很多史实,很多英烈。但叫我久久难以忘怀的是一个高瘦老人的塑像。这位老人带着瓜皮帽,穿着长袍,留着小山羊胡子,抬头望天,形容枯槁,两眼睁的大大的,两颊深陷,面色狰狞,好似厉鬼。换在别的环境,我觉得应该超度下才对。但放在那里,不但是恰当的,而且是震撼的。我扫过一眼就觉得不对劲,其中传达的东西是有其实的,是有感情的。找来资料一看,果真是有故事的。

他叫寸大进,他们寸家是云南望族,也是历代参军卫戍边关的家族。他的儿子叫做寸性奇,是位抗日名将,国殇墓园中还有他的墓碑。寸将军是已经突了围,在重重包围中杀了一血路,听人说自己的军长还陷敌于包围之中,就回头又带领仅存的部下义无反顾地杀了回去,交战中左腿被炸断,对部属说了最后一句话:我腿已断,不必管我;我决心殉国,以保全国格人格。言毕,用最后的力气拔剑自杀。用的宝剑是孙中山赐的中山剑。都说日本有武士道,但究其根源忠义之道源于华夏。自杀只怕也是为了不成连累同袍的累赘吧。若论情谊真切,只怕比那些空泛虚假洗脑效忠天皇的武士道精神纯粹真实的多吧。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寸性奇将军像

寸将军阵亡后一年,日军攻占腾冲,他的老父亲寸大进,这位前清戍边抗击侵略者的老将军已经八十八了。儿子战死,家园被破,国之将亡,他却年事已高,深恨自己无力杀敌,不肯做亡国奴,竟然站在一颗炮火劈过的松树下,绝食七天而亡,死不瞑目,恨意滔天。自己选择绝食站着死,可比什么盘腿坐亡难多了。若以此论修行,这种比神叨叨的自以为超脱的和尚老道强多了。真不知道那些为了证明自己有修行,想各种办法假装坐着死的僧道居士们看见这种老人害臊不害臊?丢人现眼的自私之辈怎么能和这样的忠义之士相提并论呢?这种情况下死不瞑目,只怕其志纯粹到了一定程度。修行之志不纯,无非自欺欺人而已,蒙蔽世人,蒙蔽自己,但瞒不过这个自然法则的。吹得神呼呼,其实连农村寿考大爷大妈都不如的有的是。俗人好神异,见名不见实,就这种心思德行还想取天罡,招将?开玩笑,骗点吃瓜小白才成,真招来一巴掌扇飞了才是。贪婪庸俗造就的弄虚作假导致了歪理邪说遍地。好名则不实,不实必假,自古皆然。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这不是纪念馆中的,为了尊重先辈,我们没有照,网上找来的在外面的,感觉差很远)

这个雕像不知是不是他后人雕塑,或者这个匠人真的很用心,感念其行,大概融入了一点点其神,其志,所以就像一个黑暗中明灯一样,我一走入那个展厅,就只看到了他。感叹之余不禁想到那年代多少这样的人,多少国仇家恨,多少不甘心。我们不能再经历那种时代了,天道作新民的代价太高了,一旦赶上难保不会如此。唯一能叫被动做新民时代不来临的办法,就是自新其德,修身正己,点滴积累,由个人做起,这样国家风气才好,家国强大,精气神足,邪不能干,就没有这种事了吧。


其实很多事离我们并不远,也不可笑,追求个人目标到了一定程度,这种责任感只怕会油然而生。不管你的目标是什么,都会发现自己不是孤立于世。没有一个国家撑着,没有一个文明的滋养,一切都是无源之水,登山更是不可能。守护华夏文明的传承,其实就是最现实的保家卫国。晚清的没落来源于精神文明的没落,所以仁人志士都是以新思想来入手救国的。其实不是原来的不好,而是被三教合一的和稀泥玷污僵化其中精华,其中最可怕的就是什么都是计算利益,买官卖官,绵延到大众的精神领域,就是买卖功德,会道门之类的精神毒瘤。宗教没有正气顶着就是癌症。现在很多搞宗教的人,其身不正,言中无实,剿说经典,崇洋媚外,无非还是新时代的贩卖信仰,还是走晚清的老路,败坏的是文明的精气神,这事绝不是小事,可以说是动乱之源,届时天道作新,万民皆苦,我们如何登山?万民之所以受苦,就是因为任由这种东西横行,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么天道反动,都在其中,所以我们是要明确反对,要平其过患,要能续其长吧。真正能害家败国的就是精神上的内部腐朽,这样才有裂缝,才会有外部的苍蝇叮。要是铁板一块,别说苍蝇了,老鹰也没用啊。而我们的文明绵长无极之根本,就在于自强自新,方能有之的长生之道。自新其德解决的就是这些自身衰败的问题,岂非长生?守根则长生,不离则有道。大道至简,真的不用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出了纪念馆,就是国殇墓园。这是国民党ZF在1944年修的,其实修的人真的挺懂的,很多规矩很到位。松林之间零散的墓碑拥立着忠烈祠。牌匾上写河岳英灵,石壁上写着碧血千秋。肃穆庄严,令人不敢戏谑高声。走近一看,忠烈祠里面挂着的却是孙中山的像,还有香炉之类的,这就有点不合适了。祭祀的对象应该有个牌位,以孙先生的画像代替,只怕很难对应好。我也就没进去,在外面作揖而别。转到忠烈祠后面,就是有名的墓园主体了。那里有纪念碑,有纪念的主体在,应该才是我们祭祀所在。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一个个矮小的墓碑就像列队的士兵,环抱着整个小山头,山顶就是纪念碑。一个个红色名字都代表当年鲜活的生命,正值昭华英年,抗击日寇,血洒疆场,就此逝去,化作黄土一捧,生命真的很脆弱。生在这个和平年代是我们的福气,爱护生命本身就是惜福。也是珍惜他们留给我们的遗产,我们来纪念他们,感念他们恩德是应有之义。

墓碑列阵上面就是纪念碑了。这个纪念碑的花纹和颜色和下面碧血千秋的脉络一体成型,遥相呼应,应该都是李根源老先生的手笔或者操盘设计。饱学之士,真实不虚啊。不愧是朱老总的老师。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我第一次来这里,为了能够真的祭祀到,就开始了“格物”,哪个位置最好?哪个时间最好,都要观其现场,察其当地才能知道,而不是单纯的提前思辨规划,没去之前就能决定的。很多时候想当然是没用的,一定要不离其实才能做到。

我们足足在这个小山头,大坟包上转了二个多小时,几经周折才确定了方位和时辰。关键在于那天清明,前来吊唁的游人颇多,人多气杂,难度陡增,本来就是白天,已近正午,所以一直都是非常微弱,需要全神贯注的,最后我虽然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但是怎么都没有回应。然后我就犯傻来着,和旧小编说,联系不上,要不然我们回吧。话音未落,天突然就阴下来了,我们所在那个位置上,一阵清风袭来,身上突然就有了反应。虽然不是啥明确的意思,但是很明显这是个信号。他们还在,我本来担心已经七八十年了,中间又关闭了很久,是不是早已物化归尘了。但这阵清风有意,虽清清淡淡,但对我们诚心祭祀的登山者来说,无异于一个灯塔的信号。事后复盘之时,我才明白,我真的是犯傻了,很久不出门,已经忘了最基本的常识,我转了两个多小时,等于是午时前后准备祭祀的,尤其说这话的时候是午时三刻,这等于是逼着人家在最不该出声的时候出声,等于在说,不出声我就走了,不但蠢,还是极其无礼。哪有准备祭祀,不应就不祭祀的道理?我等于威胁他们,真是胆子够肥啊。也是好久不出门,糊涂犯蠢了。哎,总说学生有点愣,但我也有这个问题。他们也算是随门风吧。^_^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当时没有多想这么多,清风一起,报应在身,我赶忙就叫旧小编准备。祭祀的过程很顺利,天一直是阴着的,清风不断绕着我们打转。我虽然犯傻失礼,但一直念念不忘祭祀他们,带的又是我精心调制的好东西,其中诚意不可谓不足。他们又是多年未曾有过正经祭祀的。所以祭祀完的时候,很多都变得清晰起来,想必是没怪我这个粗心失礼的举动吧。然后我就开始绕圈念叨,我在前面走,小编在后面跟着,我念叨的东西,他是听不到的。但没走几步,他也有了一些感觉,浑身毛孔竖立,头皮发麻,这其实是一种感动,而不是报应。这其实并不难理解,咸其情也。因为我念叨的事就是远征军最后真的遗留关心的志之所在。“诸位英烈,你们守护的国家强大了,你们捍卫的文明就要复兴了,但日寇遗留的汉奸(XXX,XXX,XXX,XXX,XX。。。)依然在台湾闹事,阻碍国家文明的复兴,特来相告,望乞攘辟。。。”念叨第二遍的时候,整个墓地都有一种惊醒的感觉,风中之意渐强,精魂遗志渐明。此志,情也,不过不是私情,而是大情,公情,那种和日寇拼死战斗而亡故遗留下来的东西至今未绝,至今还在守护着我们的国土。河岳英灵,碧血千秋,死后依然守卫家园故土的忠烈们依然还在,专门镇压日寇的职责依然还在,镇慰黎元,举国蒙福。我当时眼睛都红了,写这段的时候也是泪目的。当时不能点香,但奉上的清香也是我布过的,愿他们香火永续。旧小编虽然时日尚短,杯水不算干净,没有报应之事,但素来爱国,仰慕英烈,同气相求,有所感召,倒也是情理之中。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所来之事,尽皆完成,也算还了老人们的心愿,他们都是在云南,在台湾呆过,生前总提远征军忠勇惨烈,总提台湾要回归之事,我没啥大本事,但终究以自己的方式尽了力。而且远征军和那代保家卫国的英烈应该得到我们的祭祀和尊重。大家有机会去,不管咋样都要鞠躬献花以为敬。不能像很多游客那样,殊无敬意,瞎溜达一圈,大声喧哗。或者合十为礼,他们不是和尚,不该用这种礼数的。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我们转了两个小时,少说来了一百多人,就一个青年女子鞠躬礼数诚意最佳,其余混不当回事的占大部分,少部分虽有献花,但有诚无礼。有诚有礼,就见到一位。哎。礼仪之邦,何其可怜。

一说用酒肉,那些神叨叨不学无术的旁门左道就会跳出来讲啥无聊的轮回吃素等等偏执说辞。根本就是啥都不懂。忠烈军魂,山岳四渎,都是可以用酒肉祭祀的。其实关键在于你什么东西最好,关键在于祭祀对象这个阶段喜欢用什么。礼的精意在于克己从人,一帮自大无比的XX,自己觉得吃白菜好,就要给所有的祭祀对象用白菜,自以为是,矫情造作,无非就是生活在自己构筑的理论世界当中。连基本的基础都没学过,随便看本书就胡咧咧的有的是。根本不知其中要窍。有的山神修道日长,已经不享荤腥,或者这个阶段能力上不能从荤腥中单独享用诚德,所以不得以荤腥祭祀坏其修行,自然会有交通之人改制,对外会有说法,但内部都清楚是咋回事的。这不代表所有祭祀对象都是这种阶段,都要一律吃素。比而不周,害人不浅。其实很多无非就是朋党构陷之工具武器而已,恰恰证明没有传承,不知根本。这种人乱看书,不求甚解,不登山,瞎琢磨,教条僵化,胡吹有传,蒙混世人,自然杯水越来越混,越是祸害,平时行为再不检点,德行败坏,污言秽语,张狂自大,根本没法行祭的。自然用啥都没事,因为都不管用,人家根本不理的。就会装模作样,自抬身份,花言巧语左道惑众吧。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这河岳英灵,军人出身,不祭之以生前所需,怎么能叫有诚?这大衍是我布气以外,能拿出来最好的东西,又更衣沐洗,诚意相祭,才有后来感动,才有不曾见怪我先前失礼之事。

哎,要是现在的都是一帮自以为是的自大狂,穿着袍子的假货,存在的意义也没啥必要了,乌烟瘴气,从根就烂了,还是远离才好,省的到时候受牵连。一来就是什么六天三天。张口就三天门下,就凭那种德行,早就连三天的影子边都沾不到了,脸上贴金无过于此。至于六天之事,更是搞笑,现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只怕早就是另类乌七八糟的六十天之气了。物欲横流,贩卖信仰,掠夺自然资源的无底线真的还不如六天之气呢。整天美的不得了胡吹大气的糊涂蛋应该睁开眼睛看看真实的世界了。淫祀就是你们天天干的事情。神气不合,必无其实,就是不知窍,不过就是弄点自以为有秘诀的鬼画符徒惹笑话,唱大戏罢了。还有脸说别人按礼祭祀忠烈英灵?自欺欺人,无知无聊,可笑之极,愚蠢之至。每次看到那些乌烟瘴气的家伙嘴里叫唤着什么清静,三天,无为,穿着花花绿绿的戏服比划,我就暗自念叨见证降本流末的时刻到了,XXX们请看他们的表演。O(∩_∩)O哈哈~

道不同,不能与之谋,沾上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才是登山最大的累赘吧。这次出门感受颇深。有机会再写写吧。

碧血千秋,镇慰黎元

最后提醒下,祭祀的食物不要切碎,以整为佳。要是切,一定是单数的。酒不可不满,茶则不可满。这些课上都讲过了。这里给大家复习下。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博山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