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心自用,纵情败身

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文//云根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感谢先生给我指出这篇文章中理解有误和不足之处,这些指点是我日后不陷入歧路的关键所在,没有先生的教导这些我永远自己也想不出来,师心自用,歧路亡羊,是我这些日子以来最大的感受之一吧。先生修改和增加的内容,下文会用蓝字标出。以下是正文。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这篇首过我已经酝酿很久了。从年会结束后,我就处在巨大的精神震荡中。这个震荡起始自年会第二天先生跟我说的一番话。我跟先生说,年会的签我抽的是《名无虚做,不能自异》。先生说,你知道你为什么抽这个吗?我说,大概是我好名吧。先生说,名背后连着的是你对自己的重视。你考虑什么事都是先从自己出发,干什么事都先算计一番。以前我不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沉默半晌,觉得先生说的话仿佛字字扎心,突然间痛苦极了。更让我痛苦的是,我竟然从前都没意识到这件事,或者并不觉得是错的。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空落落的,不知所措。因为先生一语言中了我的一些核心,我从前世界观中的一些根本的东西,这让我瞬间觉得自己好像赤裸裸的,被一种虚弱感萦绕。而这种虚弱感的持续远比我想象的要长。这些天我一直在这种极度的身心错扭中度过的,每做一件事情,那些旧有错误的积累就自然的在释放,而同时我的理智在一直告诉我,你这么做不对,你做错了。而我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那种手足无措的身心错扭深深的占据了我。我深深的知道这些东西是我从小到大经年累月的积累,不可能一下改掉,但同时理智上对这种错误的认识,而身体上又做不到正确的行为,让我深深的感到无力。情绪又在不时地不受控制的集聚脏水。整个人仿佛都变得有些阴郁,有一阵我觉得自己一张嘴就带着招人厌烦的气息。可是不论怎样,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认清自己,梳理自己的机会。我不能让他白白过去,以往的自己错了就是错了,要给自己机会和时间改正。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后来先生问我,这些问题以前其实之前也不是没有说过你,但你为什么就没注意?我说可能是我这段时间也有一些进步吧。先生说,对,在你自己没有积累正确行动的情况下,你没有办法听到,或者听到也没法像你现在这样巨大的冲击。这一点是需要跟大家说的。

下面就借着这篇文章从头梳理一下这次的问题。

一. 幼年经历

在这次梳理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其实自私这种东西的出现是跟身体和环境有关系的。我小时候身体不算好,性情又比较孤僻,父母既没什么时间管我,又时常吵架。家里的氛围不算特别好。家里常常搬家,我并没有什么玩伴。大多数空闲时间都是自己静静的看书,沉浸在这样的小世界里,不愿见外面的陌生人。这种对人的疏离抗拒与惧怕,渐渐的形成一种结构,这种结构是封闭的,是阴而不阳的。这大概是我现在有些阴郁底色的原因吧。而对于觉得自己读书多懂得多的自是,在加上人际交往上的不善,让我在最开始时与同学们的相处并不融洽。我因为家里的原因,小时候没少转学。我记得每次转学我跟人相处的都不算太好。第一次转学是小学二年级,我刚转来又与同学们相处不善,所以有一个小团体常常跟我对着干,算不算欺负我也说不上,反正大概也算吧。而我又有种说不上来的倔强,不会认错,不会服软,那就打架吧。有时候放学他们凑一堆就想围着我,我就跑,跑不过就打。我可能有种不会收手的凶狠,反正他们都这么说。时间长了,跟大家的关系才渐渐的好起来。同样的境遇我在初二转学时又发生了一次,那时跟班里的几个小混混发生口角,他们让我放学别走,我虽然害怕的不行,同学们都劝我放学赶紧走,但我就是不走,然后就被一堆人打了一顿。我因为不服气始终在还手,所以被打的也很惨。现在想想,这大概是好名的体现吧,打不过就该跑,何况是人多欺负人少,脑子被这些无聊的东西弄傻了。写到这里,突然觉得自我感动大概也是跟这种心理结构有关,孤僻封闭的心理结构很容易被自己那点东西充斥,而不能跟外界很好的交流沟通,那么再跟情绪一结合就是所谓的自我感动了吧。同时也说明了杯水的容量太小,容量小就容易有这种问题,稍微有点疏通就会觉得不得了。而好名依然如此,是太重视自我必然导致的结果,那些对自己要求过高,完美主义等等这些,可能都多少有些太重视自我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有些孤僻的性子是自小开始杯水固化不够开放同时容量也不够大的一个原因。这种孤僻在我高中时期才慢慢的有所改善,那时我妈妈注意到了我性情上的问题,开始把生活的重心转移到我身上来。而我高中又上了我们市最好的两所学校之一,整个学风为之一变,侧身其中感受到的就是人才济济和蓬勃的生气。还有我们班和我们班主任,给了我大家庭一样的感觉,高中这三年是我求学生涯里最快乐的时期,这个温暖的环境渐渐把我身体中那些孤立偏激的成分化去了不少。与此同步的,还有母亲的爱。高中三年,我妈妈一直以我为主,工作为辅。高一的时候,我跟当时的班主任闹的很僵,他一度威胁我退学,虽然在我妈的周旋下没有得逞,但终究是停课回家了几天。我很受挫折,在家也不说话不吃饭,闷闷的很郁闷。我妈妈过来跟我说了一番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我妈说,别管你犯了啥错,家里永远都是你的港湾,别人再怎么觉得你不好,妈妈永远都不会放弃你。于此,我得到了一点点后来发现很多人稀缺的东西,安全感。安全感是用爱沁出来的,最起码有一种情况是。后来我一个人出国留学,一开始在陌生的环境适应的并不好,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也常常萦绕着我,那种滋味并不好受,我经受过这些以后,再看到类似的人时,就会希望他们少受一些伤害,尽可能的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一下他们。我其实常常会有这种想法出现。我曾经读过一部小说,叫做《九州缥缈录》,其中一个主角是蛮族世子,汉名叫吕归尘,蛮族名叫阿苏勒。他自幼体弱善感,是个体贴人意的孩子,他在乎身边的人,但身边的人却一个个离他而去,他想把身边的人都保护好,于是拿起刀剑。我常常想起他说的话,我要保护你。阿苏勒这个名字和我要保护你的语言常常交织在我心里。少年时期我常常把自己带入那个柔弱的少年,那个内心柔软善良却又隐藏着巨大力量的少年,在遇到别人伤害到他所在乎的人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来。这大概依然是一种情绪上的勾连吧,喜欢啥总是同气相求的。我自己小时候体弱,情绪又重,所以看小说时才会有这样的投射吧。所以想要保护别人其实是自己的一种需要,是一种情感上的需要,也是实际的需要,原因就在于自己那个时候无力保护自己,无法提供给别人自己的价值。那么就会在鸡蛋壳中模拟出这样的自我认知来。这是病态的,这种发自内部的需求被异化成了情绪的释放,异化成了自欺欺人的自我认知,而不是真正的在行为上进行改变,那么看似一时的心理安慰阻挡了杯水与外界正确交互的路径,就又封闭住了,或者进行错误的交互。所以,要非常谨慎自我合理化,这常常是自欺的开始,也是杯水固化的开始,是自我的开始,是阴私的开始,也是自大的开始。其实在生活中发现这些问题以后,就要想办法在行动上去解决,而不是停留在情绪的疏解和释放上。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高中二年级时,我们学校进行了文理分班,我选择了学理,就分到新的班级。高二伊始,我觉得自己各科都是平平,有些觉得丢人,或者没面子,或者无法满足我独立翘楚的愿望。(为啥要独异于人呢😊)于是高二的新科目生物就进入了我的视线,反正大家都是新学,那我就好好学一下试试。一开始的愿望也简单,就是想试试看。我颇有些自学能力,这是我后来的大坑来源,但等会再说。我买了本教辅书,然后先课本后教辅,别的科目就没咋学,专心学了生物一段时间,把课本和教辅都做了个遍,然后第一次年级统考的时候,我轻轻松松就拿到了年纪第一。后来几次考试也依然如此,大概可以说是遥遥领先吧。而我们当时的生物老师是刚从大学毕业的青涩老师,本身也有点不靠谱,所以常常被我们嘲笑。后来同学们有问题就直接来问我,反而不太问老师了。然后老师让我参加了生物竞赛班,我们学校生物竞赛底子比较弱,远不如物理化学数学这些,所以我也是自学居多,自己抱着竞赛书看,但实际上也没有太用心,因为我其实根本也算不上喜欢生物,只不过为了我求名的心态才好好学了一段时间,也根本没有持久用心其上的能力,所以过了一段时间我就也没怎么好好学了。后来竞赛成绩也就是平平。甚至后来普通生物考试的成绩也是平平。平心而论,若论兴趣,我可能喜欢物理数学还多一些,生物和化学这种枯燥的知识点居多的学科,我真的算不上喜欢。而高中时代对于生物的这一段经历,其实是这样一段历程,首先觉得现状不好想找个突破口,生物是新科目大家基础差不多是个好选择,然后认真学习有点小成绩后,是积累了一点实在的东西,于是在此基础上就开始自是自大骄傲自满,再加上也没有真正的兴趣,那么很快就固步自封,止步不前了。我的杯水中一直就有这样的成分,我感觉发端就是小时候觉得自己喜欢读书,自己看的书多了不起,就一直是看不起别人的状态。然后就形成了这种杯水河道,渐渐的什么事都是这样。所以追根溯源,大概底层结构是从这里开始的吧。我很费解我为什么从小学开始就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我印象里我还跟谁说过,我是不咋好,但我就是看不上他们。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语文考试写作文,我竟然说小学设置六年简直是浪费时间,我觉得三四年足够了,以至于后来开家长会,我语文老师还专门跟我妈说,这孩子咋这么写作文,成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能啥都不在乎。我现在想想,为啥我从小就这副模样呢?真是让人讨厌的很。跟高二生物类似的经历,我小升初的时候就上演过一次。我小学的时候成绩挺好的,语数+其他几乎全是满分,我其实也没咋学感觉,就是上课听讲做做作业。其实就是简单平易的学习状态。然后升了初中的时候,我本可以去市里很好的中学,但我喜欢的那个女生暗示我想跟我上一个学校,她是班里第一,我也是前列,而且我上那个学校算是私立学校学费很贵的,当时有政策是年纪前十学费减免很多,她想接着上,我也就各种理由跟父母说让我上这学校,我有把握考年纪前十的。于是很自然的,考了前十,升了初中,算是班里的第三。我跟班里第一是同桌,而这位同学感觉不是特别聪明,学东西很慢,而且方法比较质朴,我就觉得自己比他聪明,有种莫名的优越感。但他勤苦非常,就是非常努力,所以就一直是班级第一。但我那种尖酸的性子就时常发作,有时候总是隐隐的嘲笑他笨,尤其是有一次地理课上老师讲等高线,这个算是初一的知识难点了,老师说你们要是听不懂一定要问,这个非常重要,然后他讲第一遍我就听明白了,老师问谁听懂了,只有寥寥数人,我很得意的就举了手。然后讲第二遍,大部分人都听懂了,然后讲第三遍,几乎所有人都听懂了。然后老师问还有谁没听懂,我的同桌,他突然掩面哭了。这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我对此突然有了深深的自责,突然觉得自己太坏了。我深深的为自己行为感到羞愧。我这种狭小的气量,无聊的嫉妒自是纠合在一起的心态,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很羞愧。我一直觉得自己欠他一个道歉,但他这样勤奋的人一定远远比我优秀。所以,很自然的,一旦自大开始,那么我初中的学习就开始空心化,就是自己马里马虎的学过就觉得自己学了,一点也不扎实,于是就从年纪前十,一点一点的往下掉,后来连20都进不去了。真是非常可笑。最可笑的是我竟然安慰自己不在乎,我只要学就能马上上去,真是搞笑的理由。这再次印证了自我合理化这种自欺的方式会造成自我认知与真实的巨大偏差。不敢承认自己的不足,好面子,不愿撕裂丑陋的自己,是面对真实最大的障碍,我最近就是陷入在面对自己丑陋和无能的自责深井中,我深深的厌弃自己的丑陋,不愿意承认这是自己,每每面对自己的无能时,情绪就在剧烈的造作,堆积在我小腹的旧伤部位,剧烈的压制着我的气息。此刻我仿佛有一股深深的怒意,我不要如此,凭什么让这些东西压制我,为什么我没有勇气去面对真实的自己,真是可笑,这么多年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竟然在不敢承认中陷入低谷,何其搞笑。接受自己,面对自己,平易的解析这些过往,让他们从身底深处浮出,让他们在以后的行动中一点一点的消散才是我应该做的。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上面说了,我自以为颇有些自学能力,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最迟大概就是初二吧。初二我转学,中间耽误了些课程,没有老师的情况下,我就自己看书学了,发现考试的时候还不错,貌似是一条捷径,不用听讲我就有更多的时间玩了,而且还显得我多聪明,自己看看书就行了。于是就渐渐的习惯了这种方法,上课不咋听讲,就下去看看书,应付应付考试问题不大。后来,高中的三年几乎大部分科目都是这么半自学半听讲糊弄过来的,尤其是自学生物给我带来的成功之后,我就更加不怎么爱听讲了,我觉得我自己看看书就会了,我为啥要听讲。我还研究出一套自学方法,就是先课本,然后参考书,再做一遍题,基本知识点就稳了。相当一段时间里我非常自诩,看,我多聪明,不听讲不也一样学。后来我高考考的不太好,我都不觉得是我不咋听讲的缘故,而是我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别的上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没觉得自己是不对的,不听讲咋了,不是有教辅书吗?自己看看就行了啊。后来给小只复习建议的时候,我还把这套方法拿出来给他分享。其实我不是不知道这套方法的弊端,就是效率低,而且容易绕不必要的弯路。但这不是方法的问题,方法是有效的,在这么久的实践中得到了证明。有问题的是我自己,我自大自是浅尝辄止的河道。为什么会浅尝辄止,稍有进步就止步不前,原因就在于自己杯水太浅,稍有点东西就装满了。为什么杯水太浅呢?首先是从小没学好,没有培养出良好的意志品质和生活习惯,遇事不能克,不能正常的处理自己的所失所得,那么一旦有所得或所失,就常常陷入在情绪的大坑里。自大者,自得之意也。自以为有得,不知虚心,那么也就止步于此。其实列举我目前生命中所有发生的事情几乎都是如此,稍有所得即自满止步,太可惜了。真的太可惜了。我原本可以远远远远超过现在的。自大会导致狂妄,目空一切。我都有。自学原本是件好事,可是我自学所得除了所得的那些干货以外,全都滋养这个自大的河道了,滋养到什么程度呢?师心自用的程度。我自以为自己比编者还高明,读书读到看不起作者的程度,听起来可笑之极,可是却真切的在我身上发生了。平心而论,有些东西确实书里写的不对,但我没看人家的书怎么能知道不对?明明是站在别人肩膀上才能看的稍微多一点,却拿来指摘别人,这是第一点荒谬的地方。第二点,别人写出来的东西,是人家扎扎实实做到的东西,我只是拿来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胡乱做结论,且不论正确与否,这本身就是不扎实的做法。我从前学写诗,从来不看格律书,就是一点一点自己硬格,找语感,还看不起凑韵的写法,觉得自己这个好,是真的在锻炼能力。可是人家那个是正确的练习方法,我这个是无根之木,一段时间不用也就忘了。果然这几年不再酸了以后,啥都不会写了,就是因为不重视基础的缘故。而这一切,都源于自大,造成的现象就是师心自用,最后不过是一个狂徒罢了。还是一个空心的狂徒。其实总结一下,就是好小利,图捷径,看似一时有用,长远来看其实留下来的东西并不多。我现在能够记忆深刻的东西,莫不是我用心其上良久的东西,那些浮皮潦草的事情,都成了模模糊糊的远景,再也看不清了。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高中时期还有一件事对我影响巨大。少年时代的我有一位很崇慕的人。有一次我们聊天,他对我说,人生在世,不是图名就是图利,你想想是不是这样。有追求的人求个青史留名,世人则大多求利。我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却又似是而非。那时的我对人生对世界的理解都还浅薄。还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追求,虽然隐隐的觉得可能并非如此,可是却也没法反驳。从内心无法反驳的东西就渐渐的会占据自己。而那些年正是世人求名求财崇洋媚外最严重的时期,整个社会上充斥着对金钱的崇拜,这种追名求利的思想在我周围的人身上也多有体现,大家仿佛都陷入在这个问题的矛盾之中。我也不可自已的陷入了对这些的迷思当中。我对于学习的目的和方向发生了深深的疑问。我甚至怀疑上大学的必要性,我想不通于是就下笔自己梳理了一篇文章,发现无论从任何角度,都应该去上大学,才打消这个无聊的念头。而同时那些年的整个社会拜金和媚外的风潮,又激起了我深深的逆反,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个话题,所有人都在谈钱,都在向往国外,而我一丝讨论这些话题的欲望都没有,所以我开始厌恶挣钱,厌恶媚外,但这其实是负面的专注,我在厌恶的同时,如果不能解析,那么这个东西就会深深的影响我。在对这些现象逆反的同时,我深深的陷入了爱国的情绪中。尤其是我开始大量的阅读历史相关的读物以后,历史上的忠烈圣贤深深的触动着我,让我开始意识到了自己对于这片土地的责任。这种情绪和认识跟社会风潮冲突所带来的逆反心理,让我对名利二字充满了怀疑。我对他说的话感到深刻的疑惑。那些人是为了这些吗?我思前想后也觉得不是。然而我自己呢?我又该走向哪里?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呢?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和迷茫。现在想来,我对钱和媚外的排斥是极端的,是过分的,是幼稚的。我少年时代不太缺钱,所以觉得钱不重要,却不想想我的钱是哪里来的?我自己有没有挣钱的能力?我觉得华夏文明好,可是那个年代里,毕竟是国外领先一些,我为什么一味斥之呢?其实不该如此,应该平实的视之。这是一种认知错位,这种错位导致我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既迷茫,又不能很好的处理一些与此相关的事务。直到后来被现实狠狠的打脸,栽了个大跟头才一点一点的认清现实。这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但高中时代和高中时代结束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我依然没法解决这个疑问,那么人生在世,除了求名求利之外,还有什么选项呢?我该如何选择自己的道路呢?我深深的被这个问题所困惑,直到那趟旅行。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二. 西藏之旅

高考以后,我考的并不是很好,怀着一丝失意的情绪,恰好同学约我去西藏旅游,我就去了。那时青藏铁路刚通车,从郑州到拉萨要坐四十五个小时的火车,火车一路向西,看着平原渐渐的变成丘陵,丘陵渐渐的变成高山,高山渐渐的变成高原,祖国的大好山河在旅程中不断的变幻。踏到拉萨的土地上,我现在依然可以回忆起那一幕,天好低,天好蓝,清冷的风和不打表的出租车司机。虽然是在旅行,但对未来不确定的忧虑和对生命意义的疑问却始终怀抱在我心里。第二天的早晨,一早被导游叫起来,天刚蒙蒙亮下着小雨,我和同学坐在旅游大巴上,他坐在外面,我坐在里面,他困倦的继续睡觉,我却睁着眼睛望着窗外,细细的雨丝飘落在车窗上,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我呆呆的看着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之间,仿佛一丝明悟映照在心里。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到底什么是真实?我到底在这个世界活的是什么?我好像突然找到了答案。答案就是心。对于我而言,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是心的映照,入我心者才有意义,不入我心的就没有意义。我是以心来认识这个世界的。进而推之,外物入于心,我真实而不虚假的反应才是对自己的负责,那么什么叫不虚假?纯粹,真情。再继而,真实的遗留是什么?是真情灌注过的记忆,那么日常的举止就不应有虚伪的存在,所感所发皆应发自内心,不应矫饰。在那段旅程中,我仿佛找到了自己世界观立足的基石,我也不再迷惑了,对于人为什么而活,生命的意义也有了答案。从认识世界的角度来说,这是第一次重大的转折。当时就是一阵狂喜,狂喜的我没有意识到这条歧路的可怕之处。我丝毫没有觉得情绪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情绪的释放发自内心,只要将内心的情绪释放出来就算是真实的活着了。这之后,我刻意的放纵自己的情绪,在这种刻意下,情绪的河道就越来越深,渐渐的就成为了现在的样子了。而这次的所谓感悟也完全不是没有根源的,我过往不自觉的行为中就带有大量的情绪,同时重视思辨,不爱运动,而且自以为是的这些行为早已在我身上有了大量的积累,那么在这次集中的所谓探索自我,探寻这种终极问题的答案时,过往的积累贯穿在一起和西藏那个环境中的某些东西耦合在一起,并成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就是这次所谓感悟的所得。所以,所谓的明悟,所谓的所感,所有的想法,无不是自身与环境交互后产生的。己身不正,那么所得必然不正,不可能正。所以,先生早就说过,你可以去想,但别觉得自己是对的就行了。我到现在才真正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所有的想法其实都来源于自身的信息和环境的信息的加工,而自身的信息又来自过往行动所积累的信息,这些信息无不是带有自己色彩的东西,那么原材料如此,最终加工出来的成品如何可想而知。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而接下来分析一下,这个感悟为什么不对?

首先,身心一体,身是心根,所以在身体发生变化以后,心也会相应的变化。那么这个世界认识对于个体而言,也就有了变化。实际上我们对世界真实的认识来源于所谓的主客交换的结果。所以直到身心杯水纯净到一定程度,或者说逐渐不断纯净下去,才会在这个交互现象中不断消减人为部分的干扰,才能逐渐见到真实。而心其实对现代人来讲,大部分是这个过程的干扰项。那么怎么处理这个干扰项呢?就是我们讲的杯水清静,能返其纯,自然就会不断认识到自然真实。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心上用力的问题,而是身心一起要不断澄净的过程。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那么回答第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是真实?我到底在这个世界活的是什么?答案应该是修身。要想探寻真实,只有靠修身。修身为本,做好眼前的一件一件事情,解决一个一个问题,才是探寻真实的态度。也只有这样才能往前走。而困扰我的工作问题,情绪问题,情感问题,都需要认真面对,找出解决方案,实事求是的去解决。所以,修身,我们所仰赖的无非是这个有生命的身体,这个身体包括了心,它所面对的一切问题对于它来说都是真实的。这本身就是真实。所以,我们其实是以身体来认识这个世界的。

其次,外物与我的关系。外物与我是有交互的,这个交互的过程是杯水身心来认识并处理的,但交互是基于身体的,而杯水是什么样的决定了交互的结果。最直接的反应代表了身体过往行为的积累,这个反应包括情绪,包括举动,我之前那个结论不对的地方在于,这个直接的反应只是代表了自己的过往的积累,对于自己是真实的没有错,但是对于外界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这两者之间是有错位的,这种错位越小就意味着离真实越近,错位越大就意味着自己过往积累与真实的距离越大。所以,这中间其实可以有一个缓冲区,这个所谓的缓冲区就是鸡蛋壳,这个缓冲区就是用正确的知识去修正这个错位,这个修正就体现在行动上。这个正确的知识其实就是礼,理,在做出行动之前,先用这个去修正最开始的直接反应,这个礼和理学的越深入,越正确,那么应用到行动上也就离真实越近。所以,并不是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对的,就是好的,就是真实的,那不过是对自己的最初级的真实而已,如果不知知止,是会沿着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的,而且容易固执自我,越来越难接受真正的事实。我现在有点明白为啥先生总说我做事不过脑子了,源头可能在这里。这个方法,会让自我越来越重的。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再次,留下的东西是杯水和环境互动产生衍生出来的。那么应该选择遗留什么,什么是主,什么是次,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情绪,剧烈的情绪诚然可以帮助记录保存所谓的行动或者真实。但我往往本末倒置,将情绪这个鱼线当做了鱼来保存,所以杯水中没有地方保存真实,仅仅是自我情绪的储藏罐。什么应该是真实的遗留?不是所谓的剧烈的情绪,也就是我上文所谓的真情,那其实是自我造作的产物。把无聊的记忆当宝贝,让情绪深刻的遗留在自己身体里,是我干过最蠢的事情。遇事重视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把做这件事过程中产生的情绪当作主体来认真对待,何其荒谬。说到底就是不断强化自我,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飞驰。实际上,应该是认真的专注到事上,这件事上产生的情绪只是事的附带品,得鱼忘筌是可以做到的。那也不会太占地方,明白了这点,所谓的情绪就成了可有可无的工具,有也不刻意去在意或消弭,没有也不要强行造作出什么,只以事情能否完成为主就好了。这样的行动遗留下来的就是一件件的事,身体也就记录了这些事情。专注度越高,记录的就越好。才是抓鱼的本事,而不是钓鱼罢了。徒手抓鱼就是专注于事,用情绪鱼线来催动专注于事就是钓鱼。不是不可以。但人类都是多在能力不足的时候可以大量借用鱼线钓鱼网鱼,但真正的鲸鱼真正的强者是依赖这些的,用随时可以,但本质上是依靠专注度的提高,而不是要情绪来拴住这些的,这个变成大鲸鱼例子中,情绪这种鱼线或者内化成一些大嘴中须子^_^。所以修身变成可以鲸吞的才是目标所在。而不是被情绪这个鱼线左右而被情绪奴役。当然情绪其实是个很好用的工具,所以才会被人内化成天生的一部分。我们对情绪的态度也从不走极端,既不全然否定这种内化于身的工具在主体中的地位,也不会将其放大到成为主体的根本。(以上是先生语)我的问题就是先生讲的本末倒置了。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修身的过程其实就是正确的把一件件事做好。那么记录的也自然是这些事的信息,事的信息中除去过多的自我部分,其实就是真实的一种体现。那么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也就会离真实越来越近。内心的想法和反应在这里并不占主导地位,占主导地位的依然是行动。所以行动矫饰不矫饰,是不是反映了内心,并没有那么重要。

最后,这种思路的最终形成感觉上跟佛教很像,以心为本的理论依据此刻看来跟佛教仿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那时并没有学过佛,也没看过相关佛教的书籍。这种思路的来源,我感觉还是跟从小养成的重视理论,重视思辨,不重视身体,以及情绪造作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积累有关。按照先生的说法,这种是人类降本流末后必然出现的一种大趋势。所以重思辨的学问才会兴盛于世。然后也可能跟西藏那个环境有关,毕竟是在那里最终形成产生的。而这个世界观构架一旦形成,就成为了我观察世界认识世界以及与世界交互的工具,那么以后的行动中就不自觉的会用这种方式去解析去行动,也就是先生上次语音课中提到的心术,这种在鸡蛋壳上的人为的小路会影响我和外界互动的模式,那么行为自然会被改变,时间长了,也就会积累这样的气息。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杯水中空心浑浊的东西很多,并不好,尤其是情绪方面,这个理论构架(心术)中刻意抬高了情绪的地位,也就是不自觉的在行动中放大了情绪的影响,久之就成了巨大的情绪河道。还有就是这其实是对自己的放纵的一个模型,也许会放大自己好的一面,同时也会放大自己坏的一面,没有了礼法规矩的制约,其实就是狂徒的模式。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总结,这次解析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到知而行之的意义所在。心的强大功能是可以指导行动的,是可以真的从行动上改变杯水的。真的发自内心的认同了这个理论,就会在实际行动中体现出来,而我们目前的进学阶梯中,这个方法是最多的。我们既要承认身体的重要性,也完全不能忽视心的强大功能,学而时习之,首先要在学理上弄明白我们所学的知识,能够辨其精微,同时和行动两者结合,一步一步的深入下去。不应该强行忽视心的功能,仅仅要求行动上做到,那其实不明其理行动上也做不到很好。身心一体才是真气由来之本。才是志形成的必要。所以,好好学习,好好利用心的强大功能,以此指导正确的行动,积累正确的行动。那么进而,可以推知,杯水也是有结构的,这个认知结构既来源于身体,也来源于所学的知识,或者说受气,但其实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接受外界的信息。而身体和学识信息之间两者是可以相互影响的。最底层认知世界的方式会影响杯水的某些组成方式,而身体的组成也会影响自己最底层认知世界的方式,所以身心之间是相互影响的。那么通过学来改变最底层认知世界的方式,也就是在改变身体的结构,就是登山,就是神仙之道的现代表述罢了。如果行动的方式就是按照认知的方式来进行的,那行动积累的气就会在这个底层框架上一点一点的积累,并慢慢稳固,直到成为自己与外界交互的稳定结构。如果行动的方式不按照认知的方式来进行,那么行动积累的气就没有基础,容易散掉,而且如果长期如此的话,整个人也会形成错扭,身心不一,到最后也许会出现精神或身体上的疾病。所以,底层框架越是博大,越是深厚,越是精微,那么整个人也就越稳固,越结实,越能扛得住真正的变化。而底层框架,其实由学而来的,所以学而时习之,让这个底座真的稳固下来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我现在才真的明白,学而时习之的意义所在。而正确知识就是符合自然真实的知识。所以上面那句改成 如果行动的方式就是按照正确认知的方式来进行的话,杯水就会不断接近自然底层的纯净真实,也就是道的存在。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三. 利害相推

接着时间线往下说。自从接受了上面说的这个世界观设定后,我对于意义的纠结就少了许多,很多事确实能够解开一些了。但这种纵情的设定很快就让我吃到了苦头。大学的时候,情绪的炽烈让我痛苦不已,我没有意识到这是这个底层世界观所导致的,但现实的身心的痛苦却需要我找到一条出路。于是我就找各种书来看,就是在这个期间我渐渐的接触到中医和华夏的这些学问。虽然我看的大多是二道手的解读,但依然给了我很大的宽慰,让我的痛苦有了一些疏解的渠道和出口。有些时候,古书上的某些字句仿佛是苦口的解药一般,能够给我炽热的心灵上一丝凉意。循着这条线路,我渐渐的找到了庄子。我发现庄子中的许许多多句子可以疏解这些东西,可以解析这些东西。于是我就花更多的时间去阅读庄子,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的理出一个解析问题的方法论,用着这个工具我开始解析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发现比较好用,于是渐渐的就成为了世界观中比较底层的架构。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这个方法论的核心是利害相推的关系。以这种方法,可以消解很多情绪上的问题。但我自己意识不到我主观上有很多问题,所以这个办法都是错的。我等于是以情绪为标准去衡量利害,刺激情绪就去做,好像显得有真情就去做。原来先生就说我谁夸我我就觉得谁好,这其实是在以情绪来推动的利害。这个方法加剧了我对于利害的计算,也就使得计利渐渐成为思维的底层之一。

这个方法的问题是非常多的。

首先,这仅仅是一个方法,一种分析问题的方法,切入点。它在身体里不应该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对于我而言,这种方法关注的对象不是事本身,关注的对象是扭曲后的事的结果,还有就是自己甩脱干系的一种方式。如果一件事我犹豫不定,不知该如何处理,我常常就分析结果以后,直接就去干了,做这个事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想做好这件事,而是想着尽快摆脱这件事。这其实不怪方法,这是我自己在逃避和自私,总想着自己不要被什么事所牵绊的下意识的逃避心态导致的。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其次,这是我人心惟危的体现。我不信任别人,潜意识中有一种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的来源是我情绪太重,身体较弱,精力不足的体现。我需要这种分析来对我所处的世界进行区划,这种本然的利害会区隔出物与物之间的界限,那么我在这个界限之外,守住我所处的位置,不逾越这条线,就不会不安全。但问题在于,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不愿别人靠近我的,这是种逃避,自大,纠结综合在一起的心态,我用这种方法给自己留出了安全的距离和空间,但也同时隔离开了和别人真正深入的来往,我再用假洒脱和有追求来糊弄别人糊弄自己,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不能真正的去融入环境,始终让环境与自己之间自以为是的割划开一道护城河,那么就是若即若离的状态。大概就是总给自己一条退路吧,随时想着怎么走。自私才会这样吧。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再次,无论怎么粉饰,这依然是一种利益的计较。再客观的利害分析依然是基于利益的,而这个利益是有主体的,主体就是分析的人。他的分析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来进行的,做出的裁断也是基于自己做出的裁断,所以依然是一种自利的手段。退一步说,在现实情况下,很多时候做出的裁断其实并不是基于自己的利益而定的,但依然是衡量过自己利益和义所当为之事后裁断的,就是知道这事自己做了吃亏,但基于这事本身需要去做还是去做了。这个情况对于我而言,是存在的,也就是行动上看不出太大的问题,但出发点上却出现了问题,那么行动的精微之处必然有问题。先生很久之前就说过我,我很在意,而且马上就想起了庄子里的一句话:

贼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眼,及其有眼也而内视,内视而败矣。凶德有五,中德为首。何谓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吡其所不为者也。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这就是德有心而心有眼。德有心是说做了好事自己知道自己做了,做什么事都考虑自我得失,这就比不上做善事而不自知的。然后心有眼是说知道了还去仔细观察,就是特别在意自己做了啥好事。内视而败就是分心了,不专注了,不是守一之道了。所以德有心而心有眼是什么意思呢?在一种有太多计较的情况下做的好事。太多计较是什么?私欲,私心。私心是怎么出来的?自大自是。所以后面说,凶德有五,中德为首。何谓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呲其所不为者也。意思是,自己觉得自己特别好,然后去苛责别人为啥不能做的像自己这样。中德就是自我为中心。这就是没有仁义在身,尤其是没有义在身,太自我的表现。义是什么?应该做的。应该做的事和自我得益与否无关。也许有关但就做应该做的。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如果一切的出发点不是事,而是我,就会出现这种事与我而相离的现象,不是一体而是相离。泛而言之的原因是专注度不够,细言之就是这种利益计较的方式二而不一,根本就不可能达到与事不离的状态。所以,说到了这里,大致可以感觉出,这种方法其实是二,是一种针对事情以后才应该衍生出的方法,它不应该处在事情之前,也就是不应该处在身心结构如此底层的地位上。所以,身心结构最底层的应该是诚敬公,对我而言,尤其是敬意和公义,有这两样就能保证专注度首先是投射在事上面的,其次才是这种所谓的利害分析。我把次序搞错了。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最后,总结一下,我之所以能从庄子里面读出这些来,恐怕也是跟这个时代和我所处的环境有关系,在这个言利的大时代里,我不自觉的沾染了这些气息,那么读庄子时,从彼我之说,因是因非方生方死之学中读出了利害相推的理论来。而这套理论从根本上来说,依然是在计利。不是说不可以言利,但义在利先,义者宜也,使物相宜,所以义的重点在物上,在事上,其次才是各方面的利上。而义是怎么出现的呢?是不离于物,关注点不在自身的时候出现的。所以先义而后利,让各方面都无损而有益才是正确的次序吧。我一直以来的相离感也才会渐渐的消弭吧。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四. 总结

这篇首过写到这里差不多该到尾声了。解析自己的过程是复杂而畅快的。复杂在于过往林林总总的经历共同构成了现在的我,其实远非上面列举的这些所能涵盖的,好与坏的组成揉杂在一起,所以是复杂的。畅快在于,用我们的学问重新梳理了一遍这些关键的节点以后,身心又渐渐的回复了常态,不再是之前的波涛汹涌起伏不定,原因就是明白了以前到底错在了哪里,我又该往什么地方去纠正。同时,过往的经历既可以是负担,也可以是养分,通过对这些亲身经历的解析,让自己对学问的某些方面更有了一些亲身体会,这大概也可以算是学益明吧。既然已经说清楚了,那么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太过在意,专注于要做的事情,才是轻装前进吧。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评语:

解析再好,依然是为了自己,依然难以代替行动,专注,为公的部分。难得愿意这样解析自己,那就要很努力把倒出脏水的部分用正确的部分补上,否则原有的回流远比新来的干净快的多。就变成了形式主义,以名坏实,就变成了自我合理化的心术的一部分。所以不能不去做,而躺在所谓的倒脏水上自我满足。尤其这种深层次的自我解析,一定随后或者同时要做很多事,以精行代替被撤掉的桌子腿,不然还是会出问题的。落实到行动才是一切的重点。那种所谓的畅快,短暂而情绪化,一旦缺乏行动就成了另外鸡蛋壳上自我安慰的纹路,能支撑一阵子,但没法解决问题,而且还会造成最可怕的就是下次解析这部分就没有这个效果了。所以情绪化的云根虽然在解析情绪但依然被情绪左右而忽略更重要的行动的话,那这篇倒脏水的效力不足三成,还会有七成的其余阻碍。要想全功,必然要好好以行动进德,别再满足于这鱼线点滴了。实在太耽误事了。

纳新才是吐故之后要完成的。大家迎财神的话,不收拾不倒垃圾是迎不倒啥新的财气的。世人不明其理,以为烧香就管用,气之往来如水之进退,一个人的杯子就那么大,不倒出脏的,新的怎么都不会进来太多吧。那不烧香,不用财神形象,就没有财气了吗?当然不是,神气往来,自然之理,一切宗教民俗说法无非就是借用这个趋势来神道设教罢了。

最后大家收拾干净,晚上好好吃顿饭,要是能有鱼吃就更好了。O(∩_∩)O哈哈~

祝大家年年有余,财气盈门,O(∩_∩)O哈哈~

end

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

华夏文明

先王视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博山小叙):成长之路丨师心自用,纵情败身;利害相争,计利亡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