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成长之路

“毋自欺也!”

文//稚珪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上一篇文章中我受先生《舟行浪险,修学履平》文章的启发,梳理自己高中以来郁结已久的身心分离状态,后来突然发现先生其实在之前的很多文章中都触及到这个议题,在感慨自己粗心大意的同时,也意识到身心分离的内涵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深远,所以准备再做一次解析。

既然是分析我们身心分离的问题,那么自然从杯水模型开始:杯水为性,性生心,由此可见心是杯水形成的一种功能体;这个功能体不仅具有承载、处理杯水外部信息的能力,还有承载、处理杯水内部信息的能力,而且还能控制身体的行为。

我小时候比较害羞,在众人面前都表现得很听话乖巧,但是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自己守礼,而是发现这样可以获得别人的称赞。

稚珪按:心对外部信息的承载处理,构成我们对环境的认识;对内部信息的承载与处理,则构成了对自身杯水的认知。正如我们对环境的认知,受杯水内部结构的影响;我们对自身的认知,同样也受外部环境的影响。人天生具有求生的欲望,有希望自己变得更好的冲动,若能将这种冲动付诸实践,真切的改善杯水结构,自然可取;然而进步往往是缓慢的,行动也是艰辛的,远不如言语来得轻松;受好逸恶劳的倾向驱使,我们往往喜欢忽视自身杯水的现实情况,转而用外界的评价来做为对自己的认知。以我为例,真正的守礼是杯水有序列的表现,我表现得乖巧,杯水就会有序吗?——不见得。但是别人都称赞我“有礼貌”,我听着很受用,于是就真的认为自己“守礼”了。由此可见,自我认知(心)与杯水的实际情况(身)已经开始发生轻微的错位。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从小学到初中,我的成绩一直都还不错,而因为成绩好,在学校受老师表扬,在家里被当作弟弟妹妹的榜样,当时的日子过起来还是不错。但是到了高中,竞争压力明显变大了,我的成绩完全跌出了自己的预期,并且我们学校还会定期根据名次先后来调整班级,我经常从尖子班“下放”到平行班去,这让我的“玻璃心”很难受。

稚珪按:由于小时候渐渐养成依靠外部评价来认识自己的陋习,入学之后,考试分数便慢慢成为我认识自己的主要渠道。然而考试分数真的能够如实反映杯水的情况吗?显然不能,不然何来“高分低能”的说法。但那时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成绩还不错,自己已经习惯别人的称赞,沉迷于随之而来的愉悦与自得当中,哪有力量和勇气去打破给自己带来快乐的评价体系,去面对冰冷生硬的真实呢?更糟糕的是,我的注意力从关注外界评价转变为关注自身情绪。先生说过,专注于事情本身,专注于我们所认为的事情本身,与专注于由事情而产生的情绪是三种不同的层次。而我当时的转变,正是从专注于事情到情绪的劣化。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于是在高中,我就为“把自我认知依赖于外部权威的做法”买单了。因为情绪的正反馈,我极度依赖于成绩来认识自己,当成绩好的时候,自大得好像觉得自身的杯水就如同“95分”一样,心中默念:嗯,差一点点就100,差一点点就“完美”了!而成绩糟糕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废物,随之而来的强烈的自卑感遍布全身。

心不仅能够承载处理内外信息,也能够控制身体的行为,而行动产生气;自大的内心指引身体行动,自然产生出无序、杂乱之气;这当然与内心认知中的那个“完美”自我不符。而另一方面,杯水虽然无序,也不至于如同“废物”一般。所以自大往往与自卑相伴出现,这是因为自我的认知维系在了变动幅度大,又不能完全反映真实的分数上面,而不是稳定而有其体的杯水本身,所以不管是对自己的高估还是低估,都是心不能如实认知杯水、身心进一步分离的表现。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由于自己身心已经出现分离,杯水也因为以前自大无序的行动变得紊乱,在高中的学业压力下,无法承专注于学习,所以成绩每况愈下——这让我非常难受,渐渐对“以成绩论高下”的体系感到不满,于是自己以当时学到的粗浅的科学知识,构建了一套自以为可以解释万物的“科学世界观”,在自己编排的脑洞中,只要自己努力学习一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掌握就多一分,完全可以无视成绩的好坏。然而自己精心“编排”出来的脑洞最后竟然反过来消解自己心心念念的“自我”,于是“我是谁?”的问题如同病毒一般在我脑海中不停增殖,成为困扰我十多年的心结。

稚珪按:因为自身的杯水由于之前自大行为的积累变得无序,在高压的环境下自然无法专注于学习,所以每况愈下的成绩与自我认知中那个“完美”的自己相背离。因为现实与脑补出现长期不可弥缝的差异,我的负面情绪开始迅速积累,最终形成了以自卑为主导的情绪陷阱——这个时候我若实事求是,既不自满也不自卑,而是通过每次考试来发现自身的问题,并制定相应的学习计划,用行动来改善现状,说不定会慢慢走出这种身心分离的状态——但是当时的我会这么做吗?必然不会。由于长期习惯沉迷于自大和自得的情绪中,我的内心已经变成了“玻璃心”,心心念念的,只有如何持续产生“自我良好”的感觉来避免“玻璃心”受伤,已经不会去关注现实半分,所以才有运用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不惜以扭曲现实而代价,编织出所谓的“科学”幻境来自欺的疯狂行为。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因为情绪有帮助记忆的功能,我的这套“科学”脑洞与和“我是谁”的逻辑链正是在自己极度自卑的情绪中产生的,所以这种“逻辑—情绪”混合物在我的杯水中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怪异结构,是我至今也未能代谢的浊杂。如同运动中伤筋动骨的老伤,遇到阴雨天就会隐隐股作痛,每当我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而心中犹豫不决的时候,“我是谁”的问题就会若隐若现。

以上便是自己身心分离的发展过程,其实也是主体性渐渐丧失的过程。最开始,杯水比较清澈,心对杯水的认知虽然粗浅,但总是不离于杯水的现实,所以还算身心相抱;其次,由于杯水与外界环境相交,一些并不能反映自身杯水状态的外界信息被心所接受,并参与到自我认知的构建过程中;于是自我认知与杯水实情开始出现偏离;随后,由于人都有自我肯定的倾向,渐渐内心脱离杯水的真实情况,不断构建理想中的自我,并沉迷于由虚构出来的“完美”自我而产生的自大自满情绪中。由于情绪不断扭曲认知,内心不仅无法得知杯水实情,对外部环境的认知也严重扭曲,慢慢开始肿胀,并运用学到的关于世界真实的零星碎片,来编织出幻境,妄图在幻境中超越杯水、凌驾环境,好似“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一般。至此,无论是杯水的内部信息,还是外部信息,在流入心的时候都会被扭曲、诠释为“玻璃心”想要的样子——本来心的一大功能就是如实承载处理信息,然后引导身体做出适宜的选择,而“能择”真是独立自主的重要品质;而被幻境包裹的心把流入的信息都扭曲到同一个波段,那么无论外界给出怎样的反馈,杯水所能做出的选择都是趋同的,于是主体性也就慢慢被消解了。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回顾自己身心分离的过程,除去自己想得多、做得少、情绪重的毛病外,外部环境有着两次重要的作用。

第一次是小时候自己装乖巧时大人的夸赞。因为小孩的杯水处于自我认知构建的初始阶段,这个时候环境流入杯水的信息导致自我认知与杯水实情的错位,极有可能埋下身心分离的隐患。换言之,若是在我小时候能遇到一个严肃而敏锐的长辈,指出我的乖巧徒有其表,应该以务实为先,或许之后身心分离的概率会小一些。这里就想到了荀子先生在《修身》中的话:

“故非我而当者,吾师也;是我而当者,吾友也;谄谀我者,吾贼也。故君子隆师而亲友,以致恶其贼。”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因为人都有自我肯定的倾向,若是周围有师友相伴,指出自身杯水的实情,让身心可以相抱,真是再好没有的事情;相反,有人不顾实情,刻意夸赞自己,身处这样的环境,就很容易往身心分离的大坑方向发展。其实这番话也可以反向引申:我们在于别人交谈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语,不要轻慢品评对方的性情,因为这其实是我们主动参与到别人自我认知的构建中去了,对听者一方是很重要而微妙的,所以不管在指出对方的缺点或优点的时候,一定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总之,有严师在上、直友在旁,才能营造出一个利于修身的环境,这样我们才能好好修身^_^

第二次则是自己在刷墙时受环境影响,把科学的元素编织到自己的幻境中。为了疏解“我是谁”问题背后的逻辑链,自己在之后开始阅读一些西方认识论的书籍,虽然从康德爵士的论述中得知科学的认识方法也有其局限,但得到的是一个否定式的答案,就如同没有参考书直接上电脑学编程,电脑只会告诉你错,不会告诉你如何是对,所以疑窦还是耿耿在怀。而作为目前主流思潮,科学相关的信息铺天盖地,所以时不时就会触发自己编排出来的古怪逻辑链,直到跟随先生学了近两年,慢慢以华夏的学问来解析,知道自己纠结的源头在身心分离的事实,而不是编排出来的逻辑本身,心中的郁结才慢慢化开。现在各种思潮纷乱混杂,我是把科学中的一些片段掺入了隔离身心的迷雾,若是换作其他的某教,或者另外一种西方思潮,可能又会变成另外的大坑。所以拥有一个信息纯净的小环境,大家在里边治学修身,才不会给人心唯危勾连浊杂信息,进而编织幻境的机会;而我们的论坛就是一个适宜修身的清澈的小环境,大家一定要珍惜哇^_^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先生在《士之所行,志返其纯》(上)中疏解《玉枢经》的章句时写道:

“诚就是立志的办法,诚后有志,然后能够知止,然后才能裁断,才有守、用之法——这个序列非常分明。诚是什么?身心一体,专注,清净,无为。诚者,天之道也。”

距离先生的这次课程也快有一年的时间了,但是最近先生还是说我没有志气,最开始我是纳闷的,因为我自认平时看先生的文章、论语课写文稿都还是挺勤快,为啥就立不了志呢?在写完这篇文章后,我大致明白了原因:因为自己还是有一颗“玻璃心”,还多少抱着编织的迷雾不放,还在为了维护内心那个虚假的“完美”自我而自欺,如此便是身心分离,便是不诚;而诚后有志,自欺不诚自然是不能立志了。

这里突然想到唐太宗的故事。太宗在选择陵寝与他长眠地下的,是伴随自己年轻时征战沙场的六匹骏马的浮雕。因为太宗最喜欢的战斗方式就是由自己充当前锋,在大战之中,率少量精锐部队,根据实际情况,随时挑选有利的时机和位置迅猛出击,帮助主力大军掌握战局。这种深入枪林箭雨,用自己的身体去感受敌军虚实的战法,自然需要轻捷神勇的骏马来配合。太宗戎马一生,既平定隋末乱世,又开创贞观之治,可谓有赫赫之功;在经历玄武门、征高句丽之后,回顾一生,最向往的、最愿后世之人记住的,却是那个为了志向可以冲锋陷阵、舍生忘死的战士,或许也正如诸葛丞相的“依依东望”,只有不计利钝、无问东西、精纯无比的赤诚才是英雄豪杰成就的根本,也是他们到了暮年之时最向往的淳淳生机。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青骓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什伐赤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白蹄乌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特勒骠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拳毛騧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飒露紫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博山少年身为华夏英豪之后,身行华夏学问之精,虽然可能小时候因为各种内外环境的原因,杯水中有不少迷雾,但一定能敢于撕开“完美”自我的表皮来面对真实的自己——因为表皮终究是表皮,再漂亮干净,大自然的阳光雨露也无法滋润半分;而皮相下的真实的自己,虽然各种不堪,即便是飘风骤雨滚落吹打在伤口的皮肉里,那也是生命存在的沉着与痛快!

《礼记-大学》云:“所谓诚其意者,勿自欺也!”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识别二维码丨关注

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

华夏文明,先王视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博山小叙):成长之路丨“毋自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