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荀问学

第二十八期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十一

问学

活动第二十八

大家好,本期是

孟荀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原文

齐宣王【1】见孟子于雪宫【2】。王曰:贤者亦有此乐乎?【3】

孟子对曰:有【4】。人不得,则非【5】其上矣。不得而非其上者,非【6】也;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亦非也。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7】者,未之有也。

昔者齐景公【8】问于晏子【9】曰:吾欲观【10】于转附、朝儛【11】,遵【12】海而南,放【13】于琅邪【14】。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晏子对曰:‘善哉问也!天子适【15】诸侯曰巡狩【16】,巡狩者巡所守【17】也;诸侯朝【18】于天子曰述职【19】,述职者述所职也。无非事者。春省【20】耕而补不足【21】,秋省敛【22】而助不给【23】。夏谚【24】曰:吾王不游【25】,吾何以休【26】?吾王不豫【27】,吾何以助【28】?一游一豫,为诸侯度【29】。今也不然:师行而粮食,饥者弗食,劳者弗息。睊睊胥谗【30】,民乃作慝【31】。方【32】命虐民,饮食若流。流连荒亡,为【33】诸侯忧【34】。从流下而忘反【35】谓之流,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从兽无厌【36】谓之荒,乐酒无厌谓之亡。先王无流连之乐,荒亡之行。惟【37】君所行也。’景公说,大戒【38】于国,出舍于郊。于是始兴【39】发补不足。召大师曰:‘为我作君臣相说【40】之乐!’盖徵招角招【41】是也。其诗曰:畜【42】君何尤?’畜君者,好【43】君也。

注释

【1】 齐宣王:姓田,名辟疆。齐威王的儿子,齐泯王的父亲,约公元前319年至301年在位。

【2】 雪宫:离宫之名也,宫中有苑囿台池之饰,禽兽之饶。

【3】 此乐:这里问的是孟子能不能感受到在雪宫的乐趣。

【4】 有:这里是孟子言己有雪宫之乐。

【5】 非:责也,指责。

【6】 非:不是也。不对。违也。

【7】 王:先生回答节选:1.王通往。王本是天下所归往之意。故王与往共文。2.德归往之,谓之王。

【8】 齐景公:春秋时代齐国国君,公元前547年至前490年在位。

【9】 晏子:春秋时齐国贤相,名婴,《晏子春秋》一书记载了他的事迹和学说。

【10】 观:諦視也。宷諦之視也。穀梁傳曰。常事曰視。非常曰觀。《朱註》觀者,有以中正示人而爲人所仰也。《書·益稷》予欲觀古人之象。《白虎通》上懸法象,其狀巍巍然高大,謂之象魏。使人觀之,謂之觀也。

【11】 转附、朝儛:山名。

【12】 遵:循也。

【13】 放:至也。

【14】 琅邪:地名。

【15】 适:往也。

【16】 巡狩:舊稱天子巡行諸國。

【17】 守:守官也。左傳曰。守道不如守官。孟子曰。有官守者。不得其職則去。

【18】 朝:臣見君曰朝。

【19】 述职:古时诸侯向天子陈述职守。 述,《正韻》修也,纘也,譔也。凡終人之事,纂人之言,皆曰述。《說文》循也。职,《博雅》職,事也。

【20】 省:視也。省有减的意思。

先生文章节选:自省压根不是在强调自我意识,而是自我减少错误。所以自省不是单纯的自我观察,而是一系列行动的总称,心理意识不过是其中一部分。

【21】 足:《說文》人之足也。在下,从止口。 《釋名》足,續也。

【22】 敛:收也。

【23】 给:相足也。足居人下。人必有足而後體全。故引申爲完足。相足者、彼不足此足之也。故从合。从糸。合聲。形聲亦會意也。

【24】 谚:《說文》傳言也。《廣韻》俗言也。

【25】 游:旌旗之流也。这里引申为周礼天子之游,解释为游行视察。

【26】 休:息止也。从人依木。

【27】 豫:象之大者。賈侍中說:不害於物。这里引申为周礼天子之豫游,解释为慰劳人民。

【28】 助:左也。从力且聲。取佐助义。

【29】 度:法制也。

【30】 睊睊:形容忿恨侧目而视的样子。《說文》視貌。胥,皆也,相也。 谗,譖也,取毁谤义。

【31】 慝:亡也。廣韵曰。藏也。微也。亡也。陰姦也。取作恶,起事义。

【32】 方:凡言方且者,言方將有所爲也。

【33】 为:《爾雅·釋言》作,造,爲也。

【34】 忧:《爾雅·釋詁》思也。《疏》憂者。愁思也。

【35】 反:反,謂回還也。

【36】 厌:《集韻》足也。满足。

先生在知乎回答节选:厌者,也就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厌就是压,这两字古时通用。

【37】 惟:凡思也。

【38】 戒:警也。从廾持戈,以戒不虞。这里取整洁身心,庄重警示自己的意思。

先生文章节选:

1.戒者,警也。告命也。不能俭己则用戒。自警者,由内而外,故能斋。不能者,需由外而内,则戒。流传到后来就是成了重要的修行办法。因为新入门者,理不明,很难自警。故需由法而戒之,久而久之,明理而自警。

2.戒,就是警的意思,也有困的意思,画个圈,把自己圈起来,不去触犯有些东西,不要出这个圈就是戒。困不是极致的问题,困是自己有个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磨练些东西,其实是守根的意思,不断重复一个东西。但如果没有范围,老是出圈,没有这个机会重复这些东西,那他就没有办法学成。所以困而知之暗含的道理就是不断重复的意思。

【39】 兴:起也。

【40】 说:說,釋也。从言兌。一曰談說。說釋者、開解之意。故爲喜悦。

【41】 徵招 角招:徵,召也。按徵者、證也。驗也。有證驗、斯有感召。有感召、而事以成。故士昏禮注、禮運注又曰。徵、成也。行於微而聞達者卽徵也。又說壬微之意。言行於隱微而聞達挺箸於外。是乃感召之意也。 角,獸角也。

《礼记·乐记》: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

招,手呼也。从手召。

【42】 畜:田畜也。引申为规劝。

【43】 好:美也。从女子。引伸爲凡美之偁。凡物之好惡、引伸爲人情之好惡。

白话

齐宣王在雪宫里接见孟子。齐宣王说:贤人你也有我感受到的出游雪宫的快乐吗?

孟子回答说:我能感受到。人们要是得不到这种快乐,就会埋怨他们的国君。作为人民得不到这种快乐就埋怨国君是不对的;可是作为人民的领导人而不与民同乐也是不对的。国君以人民的快乐为快乐,人民也会以国君的快乐为快乐。国君以人民的忧愁为忧愁,人民也会以国君的忧愁为忧愁。以天下人的快乐为快乐,以天下人的忧愁为忧愁,这样还不能够使天下归服,是没有过的。

从前齐景公问晏子说:我想到转附、朝儛两座山去观光游览,然后沿着海岸向南行,一直到琅邪。我该怎样做才能够和古代圣贤君王的巡游相比呢?晏子回答说:‘问得好呀!天子到诸侯国家去叫做巡狩。巡狩就是巡视各诸侯所守疆土的意思。诸侯去朝见天子叫述职。述职就是报告在他职责内的工作的意思。没有不和为民做事的本职有关系的。春天里巡视耕种情况,对粮食不够吃的给予补助;秋天里巡视收获情况,对歉收的给予补助。夏朝的谚语说:“我王不出来游历,我怎么能得到休息?我王不出来巡视,我怎么能得到赏赐?一游历一巡视,足以作为诸侯的法度。”现在可不是这样了,国君一出游就兴师动众,索取粮食。饥饿的人得不到粮食补助,劳苦的人得不到休息。大家侧目而视,怨声载道,违法乱纪的事情也就做出来了。这种出游违背天意,虐待百姓,大吃大喝如同流水一样浪费。真是流连荒亡,连诸侯们都为此而忧虑。什么叫流连荒亡呢?从上游向下游的游玩乐而忘返叫做流;从下游向上游的游玩乐而忘返叫做连;打猎不知厌倦叫做荒;嗜酒不加节制叫做亡。古代圣贤君王既无流连的享乐,也无荒亡的行为。大王可以想想自己应该做什么了。’齐景公听了晏子的话非常高兴,先在都城内作了充分的准备,并且做好了斋戒。然后驻扎在郊外,打开仓库赈济贫困的人。又召集乐官说:‘给我创作一些君臣相语同乐的乐曲!’这就是《徴招》、《角招》。其中的歌词说:‘规劝君王有什么不对呢?’‘畜君’,就是热爱国君啊。

疏证

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王曰:“贤者亦有此乐乎?”

这里是齐宣王在雪宫招待孟子,这里的雪宫已经不可考证。而依据后文,取义为下:齐宣王离宫之名也,宫中有苑囿台池之饰,禽兽之饶。这里的贤者指的是孟子。第一,是齐宣王招待孟子,出游见于雪宫,所以问于孟子是否乐。第二,从本章节之疏解上来说,这个贤者指代孟子更加恰当,能呼应后文。

孟子对曰:有。

孟子认同自己因为齐宣王招待,得到了快乐。也是从齐宣王问自己是不是乐这件事上慢慢引申开来。齐宣王能够体会到孟子的乐,那么也说明齐宣王是有能力为自己的老百姓着想的。孟子也以此处作为契机,开始自己进言。

人不得,则非其上矣。

孟子接着叙述这个问题。

我开心了,但是别人得不到开心,他们会非议指责您。由自己引申到齐国的人民进行叙述。也是为下文做好了铺垫。

不得而非其上者,非也;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亦非也。

孟子站在齐宣王和礼的角度上,给齐宣王说,这些人这么对待在上者是不对的。然后反过来再论证,在上者不不去和自己的人民一起和乐,这样也是不对的。这种叙述方式,也能让齐宣王能够更加容易的接受。而这里留了一个问题,那么在上位者,应该怎么做呢。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那么应该怎么去做这件事呢?

君以民为本,民以君为主,上下自然相抱不离,上正而下自正。

也是在请求齐宣王行王道与民忧乐。能与民不离,则王道必成。(王。1.王通往。王本是天下所归往之意。故王与往共文。2.德归往之,谓之王)。

本节以上,叙述了两件事:

1、齐宣王能够关心孟子之乐,那么他也是能够去关心百信之乐的。

2、通过一步一步的行动,行王道并不是不可行的,而是可以从小处行动积攒达到王道之治。而齐宣王是有能力慢慢做到这件事的。

昔者齐景公问于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附、朝儛,遵海而南,放于琅邪。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

这里孟子开始讲故事。这里的主角是齐景公,也是齐国的君主之一。而此处的重点是“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 这里景公也是以观礼问于晏子。而晏子的切入点也是“比于先王观”。这里也是再次提到了王道(“先王观”)。可能有以下的意思:

1、希望齐宣王效法景公有“修可以比于先王观”的志向。

2、也是以此为切入点,开始叙述王道以规劝齐宣王。

3、以故事劝喻,能够用更加委婉的手段,达到规劝的效果。

晏子对曰:善哉问也!天子适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诸侯朝于天子曰述职,述职者述所职也。无非事者。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夏谚曰:“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游一豫,为诸侯度。”

本句是晏子向齐景公讲述什么是真正的巡狩,述职之道。其中,“无非事者”点出主题,没有不是在为自己的人民尽职做事的人。先王出游,其本在为民,而不在游乐。所以能得到人民的爱戴。也是首先给出了正确的方向,为民做事,为民父母。

同样,故事是孟子说给齐宣王听的。同样也是在告诉齐宣王,君王为何出游。君王需要尽职无私为百姓做事,热爱百姓。

今也不然:师行而粮食,饥者弗食,劳者弗息。睊睊胥谗,民乃作慝。方命虐民,饮食若流。流连荒亡,为诸侯忧。从流下而忘反谓之流,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从兽无厌谓之荒,乐酒无厌谓之亡。先王无流连之乐,荒亡之行。惟君所行也。

古今对比,晏子之劝,也是在故事中让齐景公选择自己应当做什么。也点出了先王能够自我修束,而不伤民。

此时,孟子也是在规劝齐宣王以民为本,不要流连于享乐。民众不得其乐而非其上,非也。而为民上者,如果只沉迷享乐,民乃至作乱,国本不保。想要国家能够长长久久,则必然以保生护民为志,自我克制修束欲望,节用而爱人,以行王道,无流连之乐,荒亡之行。以至于可比先王。

景公说,大戒于国,出舍于郊。于是始兴发补不足。召大师曰:‘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盖徵招角招是也。其诗曰:‘畜君何尤?’畜君者,好君也。

这里景公认同了晏子之说,斋戒于国,开始真正的做事。君臣相乐,在于志相同,在于志一。景公很开心受到晏子的劝谏,并好好为民做事。所以也作乐,请下面的人能够规劝自己,因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喜欢君主的。所谓的畜,是四四方方围住,有规劝,约束之意,而这种规劝约束也正是好君,养君的体现。好君者能畜君。而君王同样也要听从贤臣的劝谏。

从这个故事,孟子希望齐宣王如同齐景公一样,听从自己的劝谏,不要沉迷于游雪宫之独乐,学会约束好自己,尽到作为君王的本职,为民做事,为民父母,当个好君王。

本章节意之所指:君主不能只迷恋游乐,要去做好一个君王的本职,为民做事,行王道,做仁政。能听贤臣劝谏,约束自己,改正错误,最后真正做到保民护生。

———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

华夏文明

先王视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博山小叙):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