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荀问学

第二十九期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的第一部分。

本期内容是

荀子不苟

活动第二十

九期,

大家好,本次是

孟荀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荀子·不苟一》<<<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原文

君子[1]行不贵[2]苟[3]难[4],说[5]不贵苟察[6],名[7]不贵苟传[8],唯其当[9]之为贵。故怀负石[10]而投河[11],是行之难为者也,而申徒狄[12]能之;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13]之中[14]也。山渊平,天地比[15],齐秦袭[16],入乎耳,出乎口[17],钩有须,卵有毛[18],是说之难持[19]者也,而惠施[20]、邓析[21]能之;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盗跖[22]贪凶23],名声若日月,与舜、禹俱传而不息;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故曰: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唯其当之为贵。《诗》曰:“物其有矣,惟其时矣[24]。”此之谓也。

注释

[1]君子:修身到一定阶段的称谓。“ 君子在最古老的意义上,是君由此滋也。子者,传继,滋生之意也。也就是士人学修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的,正式踏上为民保国君王之路的人。但还不是王。但君王由此滋生,所以君子其实在某些年代就是诸侯的代名词。上古之王皆以德论,不以血缘论之。所以君子之极,就是这条路的极致,帝王也。只不过在师官一体的古代官学结构溃散后,君子更多成了一种表德,或者表学的代名词。 ”《微信公众号-自然精洁,惟皇作极》

[2]贵: 《说文》:“物不贱也。”;《广雅》:“尊也。贵贱以物喻。犹尊卑以器喻。”;《戰國策》:“貴合於秦以伐齊。《註》貴,猶欲也。”此处为推崇的意思,以…为贵,或可解为好什么,以什么为追求。

[3]苟:《说文》:“草也。”此处为随意。“苟有卑下的意思,贱的意思。它是什么意思?随意每一天,它是随意的意思,所以它才会引成引发到诚的意思,因为诚就是这个意思。随意每一天,你看他的这三句话,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它是有一个开端的,就是随意每一天。所以这个苟是它因为它贱,它随便哪都有。但是为什么苟有诚的意思?因为诚,你随时都是这样的状态,才能叫诚。对不对?诚者天之道也。随便哪一天都开始。这个苟就是随意,因为随意,什么时候都这样。”《大课-志之所行,志返其纯(中)-答疑》

[4]难:《玉篇》:“不易之稱也。” 此处为不容易做到的意思。

[5]说:《说文》:“释也。一曰谈说。”此处为言说的意思。

[6]察:《说文》:“覆也。《注》:覆审也。”《荀子·劝学》:故隆礼,虽未明,法士也;不隆礼,虽察辩,散儒也。这里可以理解为较为仔细、细微的辨析。“察辩”是什么?是仗着自己聪明,或是学点东西,“口耳之间,四寸耳”。所以察辩是四寸耳。《孟荀问学·君子如向,谨顺其身》

[7]名:《庄子·逍遥游》:“名者,实之宾也。”此处可理解为名声。“名者,命也,以口令之也……最先出现的时候,名是生灵可以传播的一部分实体,名实一致之故,这是一切生灵共尊的原理。所以在很多文明里名是有神圣意义的。所谓神圣的意义是真实之意。”《微信公众号-名无虚作,不能自异》

[8]传:《正韵》: “授也,续也,布也。”;《周礼·夏官·训方式》:“诵四方之传道。”注:“传,世世所传说往古之事也。”此处为流传的意思。

[9]当:《说文》:“田相値也。《注》:値者,持也。田與田相持也。引申之,凡相持相抵皆日当。”;《玉篇》:“任也。”;《正韵》:“猶合也。理合如是也。”;《集韻》:“事理合宜也。”此处可理解为恰到好处,应当,该当之意。也就是符合于礼义的意思。

[10]怀负石:《礼记·内则》:“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 注:“负,抱也。”此处指怀里抱着石头。

[12]申徒狄:《庄子·杂篇·盗跖》:申徒狄谏而不听,负石自投于河,为鱼鳖所食。

[13]礼义:礼者,理也。义者,裁断也。“礼是什么,恰到好处,义是裁断,都是代表着,到这里就差不多了的意思,都是知止的意义。”《孟荀问学-治气养心,君子役物》

[13]中:《说文》:“内也。”此处可理解为礼义之内,不过也。“中者,天下之大本也,体也;庸者,明德也,用也。中庸者,用中也。知体能用,此谓诚于中行于外。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也。”《先生知乎问答-中庸之道的“中”“庸”二字如何解释?》

[14]山渊平,天地比:比者,齐、等也。语出《庄子·杂篇·天下》惠子所言天与地卑,山与泽平。为战国时期名家所辩论的命题。

[15]齐秦袭:《荀子集解》:“袭,合也。齐在东,秦在西,相去甚远。若以天地之大包之,则无隔异,亦可合为一国也。”此处亦为战国时期名家所辩论的命题。

[16]入乎耳,出乎口:《荀子·劝学》:“小人之学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间,则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躯哉!”在其他注疏中本句一般被认为与“山渊平,天地比”等同为一种辩论命题,或认为是《荀子·劝学》篇中原文错抄于此。我们倾向于“入乎耳,出乎口”并非错抄,在此处出现与劝学篇内的含义一致,指鸡蛋壳思辨为主的这种行为。“口耳之间不是不经大脑。口耳之间就是经乎大脑,就是鸡蛋壳。完全就是鸡蛋壳。听一个东西却不去做,就完全靠思辨的东西去讲。”《孟荀问学·君子如向,谨顺其身》

[17]钩有须,卵有毛:《说文》:“钩,曲也。”;《荀子集解》:“或曰:钩有须,即丁子有尾也。丁之曲者为钩,须与尾皆毛类,是同也。”;语出《庄子·杂篇·天下》卵有毛,丁子有尾。此处疑为《庄子·天下》篇中辨者二十一事之二。

[18]持:《说文》:“握也。”此处可理解为言论能站住脚跟,面对旁人的质疑能自圆其说。“持是稳定的意思,是连续稳定的意思。”《孟荀问学-固学一之,好善无厌》

[20]惠施:惠子(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7年),名施,战国中期宋国人,名家代表人物。

[21]邓析:邓析(公元前545年~公元前501年),春秋末期郑国人,名辨之学倡始人,名家学派的先驱人物。

[22]盗跖:《庄子·杂篇·盗跖》:“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春秋时期率众九千人的大盗。

[23]贪凶:贪:《說文》:“欲物也。”凶:《说文》:“惡也。”

[24] 物其有矣,惟其时矣:《玉篇》唯,獨也。《韻會》六經惟維唯三字皆通。作語辭。 本句出自《诗经·小雅·鱼丽》,荀子先生引用此句说明君子周而不比,不离环境,不离其实,不离其时。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白话

君子于行为,不以总能做到难事为贵。君子于言说,不以总能察辩细微为贵。君子于名声,不以总能广遍流传为贵。只以恰到好处的行为,言说,名声为贵。

怀里抱着石头而投河自杀,是难以做到的行为,但是申徒狄能做到。然而君子不以此为贵,因为这种行为是不符合礼义的。

山渊平,天地比,齐秦袭,入乎耳,出乎口,钩有须,卵有毛,是难以立论的言说,但是惠施、邓析却能如此主张。然而君子不以此为贵,因为这种言说是不符合礼义的。

盗跖凶暴贪婪,名声就像日月一样广为人知,与舜、禹一样广为流传而没有停息。然而君子不以此为贵,因为这种名声是不符合礼义的。

所以说,君子于行为,不以总能做到难事为贵。君子于言说,不以总能察辩细微为贵。君子于名声,不以总能广遍流传为贵。只以恰到好处的行为,言说,名声为贵。

诗经上说物之所以有而不绝,就是因为取之有时。说的就是这个。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疏证

题解:

不:《一人之下》:一人者,大也;之下者,还也。运下成还。大家可能是不了解不和下之间的关系。看似少一撇,但其实有内在联系的,O(∩_∩)O哈哈~。鸟在天上下不来就是不字得来历,下和不都是一个方向上的词意。而还字的繁体虽然是還,但还为反之意,运不乃成反之意。^_^,反者道之动,但凡知道点还丹的人,都明白返还运的是啥,这个金精之液恰恰就是下。运金还金,才是算还丹的。搬运之道为了啥呢?嘿嘿。想明白这点,丹法才算着边际了。

苟:《立志中答疑课》:苟有卑下的意思,贱的意思。它是什么意思?随意每一天,它是随意的意思,所以它才会引成引发到诚的意思,因为诚就是这个意思。随意每一天,你看他的这三句话,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它是有一个开端的,就是随意每一天。所以这个苟是它因为它贱,它随便哪都有。但是为什么苟有诚的意思?因为诚,你随时都是这样的状态,才能叫诚。对不对?诚者天之道也。随便哪一天都开始。这个苟就是随意,因为随意,什么时候都这样。

本篇上接劝学、修身二篇,强调君子言行举止之“不苟”。苟为随意,什么时候都这样,也可以理解为一个相对稳定状态。但事物、环境是不断变化的,所以处事中,针对不同的事情、不同的情况需要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或火候,需要灵活调整,保持这种因时而动、实事求是的状态,才能在不断变化的环境当中恰当的调整火候尺度。而在具体的事情上该如何不苟呢,接下来本篇第一段便列举了三个方面加以说明。

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唯其当之为贵。

本句列举了君子对行、说、名的三种态度,“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本句行、说、名的排列顺序是一个递进关系,并有其自然实质的原因,我们在之后的句意中慢慢梳理。通过题解我们知道了不苟的含义,而不苟篇第一段中,贵字的含义同样也很重要。

如上所言,苟表示随意,时时如此。以“行”举例,此处并未说“行不贵难”,而是“行不贵苟难”。所以荀子先生并未反对这三种行为,而是着重强调了火候尺度:行为并非什么时候都是越难做到的越好,言辞并非什么时候都是辨析的越深越细致越好,名声并非什么时候都是传的越快越广越好。

剩下的一个关键点则在贵字上。贵者,物不贱也、高也、尊也,又欲也。不贵,代表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推崇,不好他。因为君子尊崇更重要的东西,荀子先生随后引用了三组例子来加以解释什么是更重要的。

故怀负石而投河,是行之难为者也,而申徒狄能之;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

本句荀子先生举出申徒狄先生谏而不听,负石投河的事例以对应“君子行不贵苟难”。类似的事例在三字经课中也有提及,先生提到过文丞相宁死不降的事迹,在特殊情况下从道德层面剥离开,其实是一种情绪极端化以致害生、害性的体现。【1】

先生还曾提到子思先生说谏曾子先生丧期七日不进汤水,是贤而过则伤性的问题。【2】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了情过则会害性的道理。性善有纯、生、知三个意义,过则不善,“善就是纯净,拥有无数可能性的意思,也就是生机无限的状态。”,如此才能更好的适应环境,与环境互动。而极端情况下的以情害性,则会将选择的可能性大大减低,此时的行为虽“难”,但却不一定符合礼义,是不可持久,甚至与生机相反的,所以君子不贵。

那么如何才是君子所贵的呢?在“礼义之中”。

面对环境的变化人也要跟着应对,周而不比,实事求是,每一次判断每一次选择都在恰当的火候中,放在本句中,也就是“礼义之中”。年会上先生回复善治兄,遇到一个老太太的事情,说不能给自己预设一个东西,因为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要按照当时情况,依据自身的修身水平能力去裁断。【3】

而这便需要杯水清澈,需要有一定的格物能力,需要有志。

在儒道隐逸课上讲到扬子先生的时候,先生说到扬子先生领新莽朝的俸禄,在宋明理学的时代环境来看,应该舍身就义,但扬子先生并没有,而是不管这些政事,一心只为做学问。【4】

舍身就义,可谓是一件难事啊,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如果做到,那么便是会被流传、称赞的。但是扬子先生不追求这个,不以当时的,一时的义为贵,而是以学问为贵,以先王之学为贵。

志在义先,先有志,才能以此为中心做出选择和判断。扬子先生的志在学问,所以扬子先生在环境变化中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如果志不同,选择就可能不同。这些选择是为了帮助自己往其志的方向、路径去走。而君子的路径则需要在“礼义之中”,每一次的选择落实在“礼义之中”,便能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山渊平,天地比,齐秦袭,入乎耳,出乎口,钩有须,卵有毛,是说之难持者也,而惠施、邓析能之;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

本句荀子先生列举了名家的几个辩题,以对应“说不贵苟察”。察,覆審也,在之前的孟荀课上先生讲过察辨、与口耳之间的含义,察辨是仗着自己聪明,口耳之间就是鸡蛋壳。【5】

所以本句中的“入乎耳,出乎口”,我们认为与荀子先生在劝学篇中的本句含义一致。【6】

入乎耳,出乎口,不行动,只在鸡蛋壳上思辨是不行的,所以需要隆礼,学在身上。这也是“说”放在“行”之后的原因,此处用“说”字而非言字,我们认为“说”更侧重于是一种完整的论说,是对于某件事物的看法。而先生曾说过,只有做到了,说出来才能是对的,做不到则是言中无实。所以有了“行”的基础,所立之“说”才有其实。

行而知之,行到自然知道,我们并不在意哪些所谓思辨的大道理,而是要以行动为落脚点。所以辨析是需要有践行的基础而去辨析,不只是通过“四寸耳”。【7】

但也并非什么时候都不能察。先生在庐中会讨论会上讲过辨字,掰开的掰字,把瓜分开了。而先王之道是不能辨的,都是一个方向,就可以议,而不能辨。但是对于不同门,比如某些宗教,不同路的,就要辨析的分明,而这种辨析不是互相倾轧,只是因为走不同路。【8】是因为学习的过程中必然要辨析杂七杂八的。所以这种辨仍是以修身为本,道不欲杂,筑基以纯,杂七杂八不能搅和在一块才能继续走下去。【9】

而本句所举事例荀子先生在非十二子篇中有评价为辨而无用,为了辨析而辨析,好辩,不以修身为本,这个辨的目的不在修身上,而在够不够察,方向不同,所以君子不贵也。【10】

盗跖贪凶,名声若日月,与舜、禹俱传而不息;然而君子不贵者,非礼义之中也。

本句荀子先生举出盗跖之名广传的事例以对应“名不贵苟传”,名者实之宾也,是实的积累出现的一种自然的状态。【11】

实者,言行也。所以“行”、“说”、“名”的顺序中名放在最后,是因为名是基于前二者产生的,什么样的言行,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名。盗跖积累恶的行为,到了一定程度,名声广传天下,与舜帝、禹帝之名据传不息,但是君子不贵,因为名声广传并不是目的,君子并不好名。

此处的君子之名,建立在上文“行”、“说”的积累之上,君子之“行”、“说”唯其当之为贵。不同时候做不同的事情,掌握不同的火候。有的事情做了会传“名”,有的事情就是默默无闻地做了。但做这些事不因为他能不能传名,而是因为应该去做,在礼义之中也。由此产生的名,依然是唯其当之为贵。

故曰: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唯其当之为贵。

综上,荀子先生开篇明义说明君子的三个外在体现“行”、“说”、“名”背后内在的火候尺度,并引用用三组事例加以说明:君子不应在意”行“、”说“、”名“上,“难”、“察”、“传”这三个表现,不应以此为贵。而是当之为贵,在礼义之中才为贵。

那么什么是礼义之中呢,根据之前的孟荀课上先生所说,礼、义都代表着到这里就差不多了的意思,都是知止的意义。【12】而中者,天下之大本也,体也。【13】此处用到礼义之中,那么礼义之本是什么呢?

“圣人制礼,平情之过以止恶,使后人能从礼而知理以符阴阳。”【14】

我们认为礼义之本即是礼义真正的由来、作用,而非其外在体现。所以不同时代需要重习制礼,原先的礼不一定能完全适应当时的环境,所以礼的表现形式可能有变化,但是其内在的自然道理却是不变的。君子之“行”、“说”、“名”,都要紧紧不离于礼义之中,因为君子走的是先王之道,因为“术礼义而情爱人”。【15】

术是小路,是学习先王之学的一个过程,一个过渡,需要先由这个小路,修之于身,通往大路。

这也是本篇接续劝学、修身二篇,于第三篇的第一个原因,前二篇一直在教我们如何学,如何修身,学习先王之学,走这条路。

修身篇最后一段写到:君子贫穷而志广,富贵而体恭,安燕而血气不惰,劳勌而容貌不枯,怒不过夺,喜不过予。君子贫穷而志广,隆仁也;富贵而体恭,杀埶也;安燕而血气不衰,柬理也;劳勌而容貌不枯,好交也;怒不过夺,喜不过予,是法胜私也。《书》曰:“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此言君子之能以公义胜私欲也。

而如何尊王之道,尊王之路呢,需要不离这个路径,不能往左偏,不能往右偏,过则不善。我们要走下去,就要不断地维持在恰当的火候尺度上。才能走的顺畅,没有阻碍,顺着这条道走下去。这种不离的方式,在这里即为不苟。不苟是一种动作,要不离其时,不过的去尊王之道,尊王之路,以这种火候去执行劝学和修身篇所教的,这种执行不是极端的,一成不变的,而是因时因地,不离其时,在礼义之中。这便是荀子先生所强调的,荀子先生所引三组事例的共同点也不言自明,即方向不同,这些事例所贵的是“难”、“察”、“传”,而不是贵礼义,所以不在先王之道这条路上。

而这便需要足够的格物能力,以不断的应对环境的变化,不断提高自身水平,不断走下去。那么这种格物能力来自于哪里呢,就来自于将劝学、修身篇所言的行之于身,修之于身,才能积累足够的格物能力。所以这是本篇放在第三篇的第二个原因,需要先经过劝学、修身,需要以公义胜私欲,需要有志。不贵苟难,不贵苟察,不贵苟传,贵者欲也,不欲、不好这些,而是贵礼义,贵先王之学。才能达到不苟的能力。

之后随着修身,格物能力变高,格物能力变高,而能更好的修身。过程中依然是不苟的,很多时候没有固定一层不变的处理方式。这也是荀子先生在开篇第一句强调了“唯其当之为贵”之后,结尾又以“故曰”重复一遍的原因,古文用词精简含义精深,先生说没有一个字是没有用的,那么在此处重复的用意为何呢?我们认为是一种首尾呼应,再次强调了不苟的含义,其中便暗含了学无止尽,学习有不同的阶段,不苟,也是不苟的,苟不苟。不断学习,不断有新的调整,故君子唯其当之为贵也。

诗》曰:“物其有矣,惟其时矣。”此之谓也。

最后荀子先生引用诗经中的一句话,告诉我们不离其时的道理。

引用

【1】 “例如文天祥先生,他就是宁可死也不投降,他是为了“义”的这个状态。这种特殊情况确实是存在的,但把他从道德层面剥离开,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心理状态?他是情绪极端化的一种状态。情是什么?是性生出来的,但是情阴到一定程度结晶后,它是可以害生,也就是害性的,即情绪过重的情况下,他会产生宁可死这种状态。这种极端情绪允许出现。”——《品物流行,性自命出》

【2】 曾子自夸七日不沾水浆,子思抑之以先王制礼。——《说中国是礼仪之邦是不是一种误读?》

礼必有节。子思说曾子丧期七日不进汤水,是贤而过则伤性的问题。学生说谏老师,在儒家典籍里记载的很少,从一个侧面可见此事之重要。——《最亲的人过世,很消极,整天只想着吃,生活为什么跟演电影一样,有鬼神么?》

【3】 “如果回到那个环境当中”的这个“如果”不存在,在儒道先王之道里,不会给自己预设一个东西。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要按照自己的修身当时再裁断。这点非常重要,不要给自己预设一个立场。这位老太太也许是好心,下位老太太如果是个坏心肠就麻烦了,所以大家不要预设这个。不要僵化和迂腐,经验既可以帮助我们前进,也是掉坑里的最好的借口。所以大家不要预设这件事情怎么做,相信自己修身格物的能力,所有的东西现场判断就可以了。”——《博山戊戌庐中会》

【4】 “他对政治是:你爱变什么变什么,我是顺势,顺势做学问,是不是?他的目的还是在学问上,因为他认为学问是治世之根本。学问不精,你有治世之愿,你也是出来个歪门邪道,你也等于是有问题。落在学问上应该是扬雄先生的志。”——《儒道隐逸·泊如自守先王之道》

【5】 “察辩”是什么?是仗着自己聪明,或是学点东西,“口耳之间,四寸耳”。所以察辩是四寸耳。——《孟荀问学·君子如向,谨顺其身》

【6】 “口耳之间不是不经大脑。口耳之间就是经乎大脑,就是鸡蛋壳。完全就是鸡蛋壳。听一个东西却不去做,就完全靠思辨的东西去讲。”——《孟荀问学·君子如向,谨顺其身》

【7】 “依文而知,深入浅出,必以践行而知其实。”——《深入浅出,得意忘言》

“我们根本不在意那些所谓思辨的大道理。没用的自欺居多, 不落实于身体行动上,不过是日后变得扭曲的力矩分量之一。所以我们的学问以行动为落脚点。没有行动别学了,不然以后依然是大坑。那种自我满足所谓的脑补的明白浅薄粗疏,不足为论的。”——《舟行浪险,学修履平》

【8】 开会大家不能整天磨磨唧唧跟老太太似的。开会就是表达清楚了就可以了,别人有意见你听明白了,你要是有反驳,说一遍,ok,就可以了。不要你来回我来回非得把对方说服。大家要在学问上,别人给你提意见的时候,你明白别人在说什么,那你跟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那个意思,他听明白了,ok了,这个东西就求同存异,没有问题,大方向一样。

原来说过我们要爬山,我们要在那个亭子那集合,大概的位置、方向,路是这样的,但是每个人走的砖头、台阶是一样的吗,不一样。所以你要允许别人踩的台阶跟你不一样。大家要明白,他和你踩的这两块砖是并列的。这种事很可能发生。庄子里面讲的存而不论,论而不议,议而不辨。什么是辨,掰开的掰字,把瓜分开了。那么什么东西是不能辨了呢,先王之道,大家都遵从先王之道,这事大家就不用掰扯了,都是一个方向,就可以议,不可以辨。方向一样,同门了,那就不用掰扯这些最基本的大家都认可的原则。

大家要明白,什么东西要议,什么东西要辨,比如你跟外头的人,跟佛教的我们就要辨根本的,他心识为本,我们气为本。这东西要辨,辨的分明,我们走不同的路。但是辨不一定要互相闹气,互相倾轧,那个都是下三滥说白了。不要做下三滥。你们是士人,不是下三滥,千万不要做那种人。但是你不能说对这些东西不维护,也不行,所以这个度大家慢慢的要掌握。——《博山戊戌庐中会讨论会》

【9】 门户之别是路径不同决定的。。。想当然觉得是一回事,必然有所杂混,看似一时之好,其实对以后并不好,自己给自己挖坑。然后不管以后走哪条路,往往都会因为自己一时的想当然,忽略其中精义,那么还是就那么回事。。。学生想走我这条路,必然需要辨析所有杂七杂八的,否则源头活水总往这些侧枝跑,那么主干肯定水少。——《道不欲杂,筑基以纯》

【10】 “不法先王,不是禮義,而好治怪說,玩琦辭,甚察而不惠,辯而無用,多事而寡功,不可以為治綱紀;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眾;是惠施鄧析也。”——《荀子·非十二子》

【11】 “我们讲过名,和名实之辨,名者实之宾也。然后我们有名实相符的这个能力,实际上名是什么,就是我们说的文质里面的文,他就是名。他只不过是在另外一个语言体系下在代表你积累到一定程度不得不放出这种光芒的这种情况,但是他要以实为本。所以修身到了一定程度,有的这种选择,他会自明,他就是会不得不发光,今天我刚写过,就像那个梅花一样,他是不得不绽放。就是说你其中有实,但是你的实在不断的积累,你这种积累不是强作而是不得不积累的情况下积累到一定程度,他依然会在这个世间,产生一种叫名的东西,然后之后还有号的东西。那我们有这个前辈,有祖师,你们可能不认这个,但是我们是认的。那他们都有号,都有名。他这个名不是现代人自己吹出来,或者炒作一下的,不是。他们是在这个自然的属性上,在自然的领域里面,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位置,这个位置对应的东西,叫做名。我们以实为本,以名为末。因为你的名是以实的积累出现的一种自然的状态。”——《孟荀问学·固学一之,好善无厌》

【12】 “礼是什么,恰到好处,义是裁断,都是代表着,到这里就差不多了的意思,都是知止的意义。”——《孟荀问学·治气养心,君子役物》

【13】 “中者,天下之大本也,体也;庸者,明德也,用也。中庸者,用中也。知体能用,此谓诚于中行于外。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也。”——《中庸之道的“中”“庸”二字如何解释?》

【14】 圣人制礼,平情之过以止恶,使后人能从礼而知理以符阴阳。请去读《礼记.檀弓上》,有好些例子。诸如,孔子教子路勿过礼,乃除其姐之丧;曾子自夸七日不沾水浆,子思抑之以先王制礼。都在讲礼之由来本意。这种都类似的小段子都内含精义。对于礼的理解,真的需要稍微深入点再思考这么宏观的问题哈。——《说中国是礼仪之邦是不是一种误读?》

【15】 “术是什么,心之所由也。。。术是小路的意思,路径的意思。。。你们学的现在就是一种术,但是你把这个术真正落实到行动上,产生的质,积累到身上,他就不是简单的术了同学们。。。术是对已经有了高级心理功能的,这些有鸡蛋壳的生物的一个必然的一个过程。你可以说他是个过渡的,他不能叫修之于身之前的一个东西,不能这么说,因为术礼义是什么,是我们把礼义仪,把这些,先王制礼,是怎么制的呀,是不是他从自然的纹路里面,捕捉出来,然后再投射到人的范畴里的东西。”——《孟荀问学·治气养心,君子役物》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

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

华夏文明

先王视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博山小叙):孟荀问学丨《荀子·不苟·第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