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荀问学

第三十一期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问学

活动第三十一

大家好,本期是

孟荀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十一

原文

齐宣王问【1】曰【2】:“人皆【3】谓【4】我毁【5】明【7】堂【6】。毁诸【9】?已【10】乎【11】?”

孟子对曰:“夫明堂者【12】,王【13】者之堂【8】也。王欲【14】行【15】王政【16】,则勿毁之矣。”

王曰:“王政可【17】得【18】闻【19】与【20】?”

对曰:“昔【21】者文王【22】之治【23】岐【24】也,耕者九一【25】,仕者【26】世【27】禄【28】,关【29】市【30】讥【31】而不征【32】,泽【33】梁【34】无【35】禁【36】,罪【37】人不孥【38】。老【39】而无妻【40】曰鳏【41】。老而无夫【42】曰寡【43】。老而无子【44】曰独【45】。幼【46】而无父【47】曰孤【48】。此【49】四者,天【50】下【51】之穷【52】民【53】而无告【54】者。文王发【55】政施【56】仁【57】,必【58】先【59】斯【60】四者。《诗》【61】云:‘哿【62】矣富【63】人,哀【64】此茕【65】独。’”

王曰:“善【66】哉【67】言【68】乎【69】!”

曰:“王如【70】善之,则何为不行?”

王曰:“寡人有疾【71】,寡人好【72】货【73】。”

对曰:“昔者公刘【74】好货,《诗》【75】云:‘乃【76】积【77】乃仓【78】,乃裹【79】糇【80】粮【81】,于【82】橐【83】于囊。思戢【84】用【85】光【86】。弓【87】矢【88】斯【60】张【89】,干【90】戈【91】戚【92】扬【93】,爰【94】方【95】启【96】行【15】。’故【97】居【98】者有积仓,行者有裹粮也,然【99】后可以爰方启行。王如【100】好货,与百姓【101】同【102】之,于王何有?”

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103】。”

对曰:“昔者大王【104】好色,爱厥妃【105】。《诗》【106】云:‘古公亶甫【107】,来【108】朝【109】走【110】马【111】,率【111】西水浒【112】,至于岐下。爰及【113】姜女,聿【114】来胥【115】宇【116】。’当【117】是【118】时【119】也,内【120】无怨【121】女,外【122】无旷【123】夫。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

注释

【1】问:訊也。【2】曰:《说文》词也。《注》:曰,䛐也。䛐者,意內而言外也。有是意而有是言。亦謂之曰。《说文》意,从心察言而知意也。《广雅》曰,言也。言,宣也,宣彼此之意也。【3】皆:俱詞也。【4】谓《说文》报也。《廣韻》告也,言也。指事而言曰謂。【5】毁:《說文》缺也。一曰壞也。【6】明堂:王者所居,以出政令之所也。【四书章句集注】明堂,王者朝諸侯之宮。《禮·明堂位》明堂也者,明諸侯之尊卑也。【7】明:《說文》照也。《道德经》见小曰明。【8】堂:《說文》殿也。正寢曰堂。《釋名》高顯貌。《演義》當也,謂當正向陽之宇也。《爾雅:釋宮》古者有堂,自半巳前虛之,謂之堂,半巳後實之,謂之室。【9】诸:辯也。【說文】辯,治也。从言在辡之閒。《玉篇》非一也。皆言也。疑辭。理解为“毁还是不毁”的疑问。【10】已《玉篇》退也。《廣韻》去也,棄也。【11】乎:《說文》兮語之餘也。疑辞。【12】者:別事詞也。 【13】王:《正韻》主也,天下歸往謂之王。 【14】欲:谷不得一则欠。欠谷爲欲。 【15】行:《說文》人之步趨也。《韻會》从彳,左步。从亍,右步也。左右步俱舉,而後爲行者也。爾雅:釋宮》堂上謂之行,堂下謂之步。 【16】政:正也,下所取正也。【釋名釋言語】所以正不正者也。【周禮夏官序官注】政者君之所以藏身也【禮記禮運】 【17】可:《說文》肯也。【18】得:《說文》行有所得也。《玉篇》獲也。《韻會》凡有求而獲皆曰得。【19】聞:《說文》知聞也。《禮:玉藻》凡於尊者,有獻而弗敢以聞。致物於尊者曰獻。低对高言,曰献;高对低言,曰闻。【20】与:《說文》賜予也。一勺爲与。【21】昔:《說文》作㫺。乾肉也。从殘肉,日以晞之。與俎同意。俎(zu3),禮俎也。从半肉在且上。祭享之器。俎者,半肉以荐上也。半示其俭也。俎,从头到尾都是割肉荐神之案板的意思。【先生知乎问答·俎作为古代的礼器,何时被中国人开始用来切菜切肉?】用“昔者”比用“尝有”等,更尊敬。【22】文王:姬姓,名昌,周太王之孙,季历之子,周朝奠基者,岐周(今陕西岐山)人。其父死后,继承西伯侯之位,故称西伯昌。西伯昌四十二年,姬昌称王,史称周文王。【23】治:理也。《荀子脩身》:少而理曰治。【24】岐:《說文》:山名。后稷十三世孫古公亶父(周太王,周文王之祖父)为避戎狄之乱始居于此。因山有两枝,故名。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古公亶父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后来戎狄侵犯,掠夺财物,想要得到土地和人民。古公亶父不忍子民因他而与戎狄作战,故与私属离开豳地迁往岐地,豳人感于古公亶父之德,都跟随着他前往了岐地。《诗经·閟宫》说:“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25】耕者九一:井田制。方一里地为一井,其田九百亩,中画井字,界为九区,中间一百亩为公田,外八百亩为私田。八家各受私田百亩,而共养公田,是九分而税其一也。【26】仕者:仕,《说文》學也。事也。《禮:禮運》仕于公曰臣,仕于家曰僕。理解为有学而任事者。【27】世:代也。《論語》必世而後仁。《註》三十年爲一世。《史記周本紀》父子相繼曰世。此处理解为世代享用俸禄。【28】禄:《說文》福也。福,祐也。祐,助也。《周禮:天官:大宰》以八柄詔王馭羣臣,二曰祿。《疏》以功詔祿。祿,所以富臣下,故云。【29】关:《说文》以木橫持門戶也。《周禮:地官:司關》司關掌國貨之節。以聮門市。《註》界上之門也。《禮:王制》關譏而不征。理解为道路的关口。【30】市:《說文》買賣所之也。买卖东西的地方。【31】讥:《增韻》伺察也。【32】征:《正韻》征,取也。《孟子》征者,上伐下也。理解为征税。【33】泽:《周語》澤,水之鐘也。《風俗通:山澤篇》水草交厝,名之爲澤。澤者,言其潤澤萬物,以阜民用也。【34】梁:《說文》水橋也。鄭玄注:梁,絕水取魚者。《禮記·王制》:“獺祭魚,然後虞人入澤梁。”理解为水澤中用來堵水捕魚的泥壩。【35】无:《說文》亡也。《玉篇》不有也。【36】禁:《说文》吉凶之忌也。《康熙字典》制也,勝也,戒也,謹也,止也。【37】罪:《說文》捕魚竹罔。秦以罪爲辠字。辠,犯法也。从辛从口,言辠人蹙鼻苦辛之憂。【38】孥:《玉篇》子也。又通作帑。《正義》帑者,細弱之名,於人則妻子爲帑,於鳥則尾亦曰帑,故俱以帑爲言也。【39】老:考也。七十曰老。从人、毛、𠤎。言須髮變白也。《禮:曲禮》七十曰老而傳。【40】妻:《說文》妻,與己齊者也。持事,妻職也。 一曰妻者,判合也。夫者,天也。故於字夫正而妻偏。【41】鳏:《說文》魚也。《禮:王制》老而無妻曰鰥。《釋名》鰥,昆也。昆,明也。愁悒不寐,目恆鰥鰥然也。故其字从魚,魚目恆不閉者也。《白虎通》鰥之言鰥鰥無所親,則寡者少也。【42】夫:男子通稱。《禮:郊特牲》夫也者,以知帥人者也。《詩註》夫有傳相之德,而可倚仗,謂之丈夫。《说文》丈夫也。从亣,一以象簪也。周制以八寸爲尺,十尺爲丈。人長八尺,故曰丈夫。【43】寡:《说文》少也。从宀从頒。頒,分賦也,故爲少。《大戴禮》五十無夫曰寡。【44】子:传继,滋生之意也。 【博山字义】【45】独:《说文》犬相得而鬭(dou4)也。羊爲羣,犬爲獨也。《廣韻》單獨。【46】幼:《爾雅:釋言》幼,穉也。《釋名》幼,少也。言生日少也。《禮:曲禮》人生十年曰幼學。《疏》幼者,自始生至十九時。【47】父:《說文》矩也。家長率敎者。从又,舉杖。《釋名》父,甫也。始生已者。【48】孤:《說文》無父也。《釋名》孤,顧也,顧望無所瞻見也。【49】此:《說文》止也。从止从匕。匕,相比次也。【50】天:《说文》顚也。至高無上,从一、大。【51】下:《說文》底也。指事。【52】穷:《说文》極也。【53】民:《說文》衆萌也。言萌而無識也。【54】告:《說文》牛觸人,角著橫木,所以告也。《廣韻》報也。吿上曰吿,發下曰誥。【55】发:《說文》䠶發也。【56】施:《說文》旗貌。斋栾施字子旗,知施者旗也。【57】仁:《說文》親也。从人从二。臣鉉等曰:仁者兼愛,故从二。仁者,亲其近也。不离之道,仁之方也。 克己复礼曰仁。——《博山字义》【58】必:分極也。从八弋。《趙宧光箋》弋猶表識(识)也,分極猶畺界也。可理解为标记界限。【59】先:《說文》前進也。《韻會》凡在前者謂之先,則平聲。先而導前與當後而先之,則去聲。【60】斯:《說文》析也。析,《說文》破木也。《爾雅:釋詁》此也。此,《說文》止也。从止从匕。匕,相比次也。包含分离、排序及到此为止的意思。【61】《诗》云:哿(ge3)矣富人,哀此茕独:出自《诗·小雅·正月》 【62】哿:《說文》可也。《玉篇》嘉也。【63】富:《說文》備也。一曰厚也。《廣韻》豐於財也。【64】哀:《說文》閔也。《玉篇》哀傷也。【65】茕:《說文》回疾也。《玉篇》單也,無兄弟也,無所依也。【66】善:《說文》吉也。《玉篇》大也。《廣韻》良也,佳也。善,是纯净,拥有无数可能性的意思,也就是生机无限的状态。是純,是知止。 【博山字義】【67】哉:《說文》言之閒也。《爾雅:釋詁》哉,始也。《疏》哉者,古文作才。《說文》云才,草木之初也,以聲近,借爲哉始之哉。【68】言:《說文》直言曰言,論難曰語。《周禮:大司樂註》發端曰言,答述曰語。《釋名》言,宣也。宣彼此之意也。【69】乎:《說文》兮語之餘也。《徐曰》凡名兮皆上句之餘聲。兮,《說文》語有所稽也。从丂八,象氣越丂也。《徐曰》爲有稽考,未便言之。言兮則語當駐,駐則氣越丂也。《增韻》歌辭也。丂,音考,《說文》氣欲舒出,𠃑上礙於一也。【70】如:《說文》从隨也。一曰若也,同也。【71】疾:《說文》病也。一曰急也。《徐曰》病來急,故从矢。【72】好:音耗,《說文》愛而不釋也。释,《說文》解也。从釆,釆取其分別物也。“好是一种情绪。”【孟荀问学】【73】貨:《說文》財也。《前漢:食貨志》貨,謂布帛可衣及金刀龜貝,所以分財布利通有無者也。《廣韻》貨者,化也。變化反易之物,故字有化也。【74】公劉:《史记·周本纪》:“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渡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蓄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75】《诗》云:‘乃积乃仓,乃裹糇粮,于橐(tuo2)于囊。思戢(ji2)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qi1)扬,爰方启行。’出自:《诗·大雅·公刘》【76】乃:《說文》曳詞之難也。象气之出難。【漢書賈誼傳】集注:始也。【77】積:《說文》聚也。【78】倉:《說文》穀藏也。《國策註》圓曰囷,方曰倉。【79】裹:《玉篇》包也。《说文》:“裹,缠也。”【80】糇:《说文》:“餱,干食也。字亦作糇。”《博雅》糇,糒(bei4)也。糒,干粮。乾飯也。《書:費誓疏》糗糒是行軍之粮。【81】粮:《說文》穀食。《周禮:地官:廩人》《註》行道曰糧,謂糒也。止居曰食,謂米也。《左傳:僖四年》《疏》糧謂米粟,行道之食。【82】于:于,曰也。【83】橐囊:《说文》:“槖,囊也。”按,小而有底曰橐,大而无底曰囊。【84】思:《說文》睿也。《書:洪範》思曰睿。《六書總要》念也,慮也,繹理爲思。戢:《說文》藏兵也。《国语·周语》:“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85】用:《說文》可施行也。【86】光:《說文》从火在人上。《徐曰》光,明意也。《正韻》輝光,明耀華彩也。《釋名釋天》:光,晃也,晃晃然也;亦言廣也,所照廣遠也。【87】弓:《說文》弓,以近窮遠。【88】矢:《說文》弓弩矢也。《爾雅:釋詁》矢,弛也。《疏》以弓釋弦曰弛。《釋名》指也,言其有所指向,迅疾也。【89】張:《說文》施弓弦也。《禮:曲禮》張弓尚筋。【90】干:《方言》:“盾,自关而东或谓之干。”。《礼记·祭统》:“朱干玉戚以舞大武。”。注:“朱干,赤盾。”【91】戈:《說文》平頭戟也。《说文》:“戈,平头戟也。从弋、一,横之象形。”按,戈者,柲也,长六尺六寸,其刃横出,可勾可击,与矛专刺、殳专击者不同,亦与戟之兼刺与勾者异。《徐鍇曰》戟小支上向則爲戟,平之則爲戈。一曰戟偏距爲戈。戟,《说文》有枝兵也。【92】戚:《正字通》戉類。戉,《说文》大斧也。杖而不用,明神武不殺也。【93】揚:《毛诗正义》:“揚,鉞也。”【94】爰:《說文》引也。《傳》於也。《爾雅:釋訓》爰爰,緩也。引申理解为于是,逐渐。【95】方:《說文》倂船也。《傳》方,泭也。《釋文》小筏曰泭。方的本意就是并船之意。在诗书中, 方也常有泭意,小筏曰泭。 在古人哪里,方更多在描述一个能够承载万物,横渡 星海功能性的船,而不是后世说的一种形状。 ——《博山字义》【96】启:《說文》開也。【97】故:《说文》使爲之也。【98】居:《說文》凥(ju1)處也。从尸,得几而止也。《廣韻》安也。凥,处也。处,《廣韻》留也,息也,定也。【99】然:《說文》燒也。《廣韻》如也。【100】如:《說文》从隨也。一曰若也,同也。 【101】百姓:姓,《說文》人所生也。百姓,民庶也。 【102】同:《說文》合會也。《玉篇》共也。《周禮:春官:大宗伯》時見曰會,殷見曰同。《說文》作樂之盛稱殷。《爾雅:釋言》殷,中也,正也。 【103】色:《說文》顏氣也。人之憂喜,皆著於顏,故謂色爲顏氣。【104】大王:太王。公亶父,姬姓,名亶(dǎn),又称周太王 ,豳(今陕西旬邑)人。上古周部落的领袖,西伯君主,周文王祖父,周王朝的奠基人。古公是太王本来的号,后追尊为太王。【105】厥妃:太姜,周朝先祖古公亶父的正妃,周文王的祖母。即后文姜女。厥,《爾雅:釋言》其也。其,《韻會》指物之辭。妃:《说文》:“妃,匹也。”《左传·桓公二年》:“嘉耦曰妃。”【106】《诗》云:‘古公亶(dan3)甫,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出自:《诗·大雅·绵》【107】古公亶甫:即大王。 甫:大也。《爾雅釋詁》甫者男子之美稱。【108】来:至也,及也。【109】朝:《說文》旦也。《爾雅:釋詁》早也。《周禮:春官:大宗伯》春見曰朝。《註》朝,猶早也。欲其來之早。《禮:曲禮》天子當宁而立,諸公東面,諸侯西面,曰朝。《王制》天子無事,與諸侯相見曰朝。【110】走:《說文》趨也。《釋名》疾趨曰走。走,奏也。促有所奏至也。【111】马:《說文》怒也,武也。象馬頭髦尾四足之形。【112】率:《玉篇》:“率,遵也。”《廣韻》:“率,循也。”此处为沿着的意思。【113】浒:《說文》水厓也。《爾雅:釋丘》岸上滸。《疏》岸上平地去水稍遠者名滸。【114】及:《說文》逮也。《徐曰》及,捕人也。會意。《廣韻》至也。又《韻會》旁及,覃被也。【115】聿:《說文》所以書之器也。《玉篇》遂也,述也,循也。【116】胥:《廣韻》相也。《集韻》助也,待也。【117】宇:《說文》宇,屋邊也。《釋名》宇,羽也,如鳥羽翼,自覆蔽也。【118】当:《說文》田相値也。【119】是:《說文》作昰。直也。《博雅》是,此也。是字它其实也是正字,就是正确的。《博山字义》【120】时:《釋名》期也。【121】内:《韻會》房室曰內。《說文》入也,从冂入,自外而入也。【122】怨:《說文》恚也。《廣韻》恨也。【123】外:內之對,表也。《家人彖傳》男正位乎外。【124】旷:空也。《書:臯陶謨》無曠庶官。此处指到达婚配年龄还没有配偶。

白话

齐宣王问到:“人们都告诉我去毁坏掉明堂,(我是要)毁坏掉它?还是不毁呢?”

孟子对道:“明堂,是王者发布政令之堂,您如果想要实行王政,那么就不要毁坏它。”

齐宣王说:“能听您讲一下王政么?”

孟子对答说:“从前文王治理岐地,耕种实行井田制,八户人家共耕九分地,缴纳其中一分作为税;从政的有学之士后代可以享有国家的补助;道路上的关隘和城邑中的市场会被检查,但不征税;不禁止人们在水泽中筑造泥坝来堵水捕鱼;犯法的人不会诛连其妻子和子女。年老而没有妻子的人叫做‘鳏’,年老而没有丈夫的人叫做‘寡’,年老并且没有子女的人叫做‘独’,年幼并且没有父亲教导的人叫做‘孤’,这四种人是天下最穷困并且无处向上求诉的人。文王发布政令施行仁政,一定最先施于这四种人。《诗经》中说:‘富人已经过得可以了,哀悯这些独自无所依靠的人吧。’”

齐宣王说:“这话说的真好啊!”

孟子说:“王如果觉得好,为什么不去实行呢?”

齐宣王说道:“我有恶习的河道,我喜好财货。”

孟子说:“从前公刘也喜好财货。《诗经》中说:‘开始积谷成仓,开始打包干粮,思虑储藏兵器用于朗明光远之事,保民护生之道。(士兵们)张弓搭箭,拿起盾、戈,举起斧钺,于是相并开始步步前行。’所以安留居所的人们有积累了谷物的仓库,行路的人们有包好的干粮,这样之后(才)可以以此开始慢慢并步启行。大王您如果喜好财货,和百姓共同拥有它们,对于大王您又有什么(妨害)呢?”

齐宣王说:“我还有一个恶习的河道,我喜好美色。”

孟子对答说:“从前周太王也喜好美色,爱他的王妃。《诗经》中说:‘古公亶父(避戎狄之乱),一大早骑着快马,循着西面水岸,到达岐山之下。于是带着他的王妃太姜一起,来勘察可以建造房屋的土地。’在那个时候,内外没有达到年龄却没有婚配的男女。大王您如果喜好美色,可以推己及人延伸至百姓的婚配成家,对于大王您又有什么(妨害)呢?”

疏证

“齐宣王问曰”至“王政可得闻与”:

齐宣王开篇问到:“人们都劝我毁坏掉明堂,我是毁坏掉它?还是停止这种行为?”此处的明堂指的是泰山下的明堂,是周公东巡狩朝见诸侯之地,是布政之宫,并且周公在此祭祀文王,以配上帝。是天子敬天法祖,弘扬王道的重要场所。器以载道,观器知礼,因此明堂是先王之道的一个重要体现。

“人皆谓我”中的皆字,则体现了在战国时代王道的衰微,世间诸国崇尚武力,霸道横行。然而在这件事上虽然众人劝说,但是齐宣王却有些迟疑和犹豫,表明在齐宣王杯水之中,明白保民护生的先王之道才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他却醉心于霸道的快速,和对权力欲望的满足。杯水中两者碰撞产生了犹豫。

孟子先生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以此为同气相求的突破口,开始引导齐宣王走向先王之道,下文也就因此展开。首先,孟子先生提出了王政与明堂之间的紧密关联,欲行王政,则勿毁之。王政的提出契合了齐宣王想要一统天下的雄心,和杯水中对王道的向往和认同,引起了齐宣王的兴趣。 “昔者文王之治岐也”至“哿矣富人,哀此茕独”:

孟子先生接着便从两个方面介绍了文王的王政。第一是让利于民,待民宽厚。耕地的人采取井田制,九分而税其一。从仕的人子孙世代享用俸禄,关隘和城邑中的集市都只是稽查而不征税,不封禁垒坝捕鱼,有罪的人不诛连妻子和子女。

第二是怜恤孤苦。鳏寡孤独这四类人民,没有父母妻子的侍养,孤苦伶仃而无处相告。先王怜悯体恤他们的贫苦,发布政令实行仁政的时候总是给予他们优先的待遇。 “王曰:善哉言乎!”至“于王何有?”:

齐宣王听完之后深表赞同,但是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先王之学以行动为评价的标准,仅仅停留在语言是不够的。孟子看出了齐宣王这一知错而不愿改,闻善而不愿迁的态度。便直接了当的质问:“王如善之,则何为不行?”齐宣王也理直气壮的为自己找借口,“寡人有疾,寡人好货”

首先这个“疾”字鲜明的表现了齐宣王知错而不愿意改的心里。他的心中知道,自己这种爱好财货是不对的,他自己对于这个的定义是一种疾,但是他仍然不愿意改变。

孟子先生深刻地知道,齐宣王的根本问题不是好货(和好色),而是贪图自己的利益和享乐,为己不为民。

因此举出公刘好货的例子,公刘爱好财货,是因为这些物质资源可以保障人民的生活,应对即将到来的各种挑战。有了积粮,有了干戈戚扬,才可以迁徙启行。他爱好财货,但是根本落脚点在以财货保民护生。“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至“于王何有?”

齐宣王发现在好货这个方面无法为自己树立挡箭牌,接着又给出了一个借口:“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至此齐宣王还是不愿修身,不愿克己改错。孟子先生见招拆招,以不变应万变,因势利导,举出太王好色的例子。太王与王妃太姜形影不离,一同勘探周原的土地,为周部族的迁徙寻找合适的定居之点。两人相和相乐,共同为了人民的生活而前行。这样太王以上率下,使得当时的夫妻和乐,内无怨女,外无旷夫。太王好色,其实好的是相和之乐,其实是修身正己而化民之道。

好是一种情绪,而情绪是一种工具。先王之道善用七情,不以之为害,关键在于精纯的保民护生之志。在这种精纯之志产生的义的裁断之下,好货、好色而不会陷于欲望的大坑。

孟子先生见招拆招的各种说辞,包含着他的良苦用心:针对齐宣王贪图私利,不知保民,私而不公的根本问题,选取齐宣王贪货贪色的河道中与先王之道契合的地方,感化说服他,将其引导到保民护生这条道路上,让饱受战乱和苛政的百姓能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

———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

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

华夏文明

先王视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博山小叙):孟荀问学丨《孟子·梁惠王·十二章》